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医疗人物

疫中求变 长青馆持续爱洒社区

身为卫生部最新基准服务模式(MOH Baseline Service Model)的一员,慈济乐龄长青馆在疫情反复的当下,持续沿户造访社区长者,协助卫生部收集相关问卷。


声明:文中所提的登门活动皆遵守7月22日前由政府所颁布的“高警戒第三阶段”防疫措施。

慈济职志工在武吉巴督长青馆附近的组屋进行沿户造访爱洒活动。(摄 / 吴佳翰)

过去一年半,无论是企业或个人的新计划都因新冠疫情而耽搁。出国旅行不再是常态,各行各业苦苦撑,生活仿佛停滞不前。慈济基金会(新加坡)属下的两所慈济乐龄长青馆(简称长青馆),其日常运作也同样受到疫情影响。 

位于武吉巴督和南洋社区的长青馆于2019年9月启业。两年来,长青馆为当地长者提供的服务,主要分为ABC三大类:活跃乐龄(active ageing)活动、友伴(befriending或buddying)服务,还有护理(care)咨询与转介援助。有别于一般的乐龄活动中心,长青馆着重于预防和监控长者的慢性疾病。

去年12月,卫生部宣布将逐年提升全国长者的基准服务,并提供资金与人力协助乐龄活动中心转型。2021年2月至2023年3月,长青馆接获卫生部的TG补助(Transition Grant),致力于三大方向:(一)让服务范围的弱势长者更能融入社区;(二)举办各类社交和休闲活动;(三)设有紧急通报系统,让长者在发生紧急事故时,可在家中响铃通报长青馆,在必要时进行医疗转介服务。

接获卫生部的TG补助后,慈济也受邀成为卫生部最新基准服务模式(MOH Baseline Service Model)的一员。慈济致力于把长青馆打造成社区长者活动的首选地点。长青馆的服务对象将从目前特定组屋的数百名乐龄住户,逐年扩展至邻近组屋的数千名长者,进而进阶成为“乐龄综合服务中心”(Eldercare Centre)的一分子。政府将提供更多人力和资金,加强以上所提及的ABC服务,好让长者能健康地老去,享有更有品质的长照服务,更能扎根于社区。

发挥潜能  社区爱洒的缘起

为了充分发挥良能,两所长青馆于2021年4月开启了邻近六栋组屋的沿户造访项目(爱洒)。为此,长青馆还用心地为志工提供了五小时培训。透过登门爱洒,除了能与长者的经营关系,职志工也能鼓励他们参与长青馆所举办的各类活动。透过卫生部所提供的问卷,政府能及时辨认社区里潜在的弱势长者,在必要时由长青馆提供更人性化的服务。

然而,随着疫情的反复,加上政府建议民众一天仅能造访两户人家,整体的爱洒进度也断断续续。然而在种种社交限制下,职志工极力克服。如在首个高警戒第二阶段期间(5月16日至6月13日),职工无法登门爱洒,改用电访预约时段,邀请长者下楼来到长青馆填写问卷。

长青馆职工(青衣)在爱洒前与志工叮咛注意事项。(摄 / 吴佳翰)

登门爱洒  踏出自我舒适圈

自2016年投入志工服务的甘玉珍认为,登门爱洒仍需要勇气踏出舒适圈。

“做爱洒比较不同,我们需要更积极。有些长者可能会担心,不友善,甚至有点凶。但只要我们尊崇证严上人的教导就好了。”她解释道。

身为兼职补习老师的甘玉珍,是武吉巴督长青馆爱洒团队的一份子。原本计划在退休后才投入志工服务的她,在照顾年老母亲的过程中赫然发现,应该趁着自己还健康的时候成为志工。巧的是,她也住在长青馆所服务的政府组屋里,不仅能随时支援爱洒活动,部分爱洒住户也是她熟悉的邻居。

甘玉珍(蓝衣)与两名长青馆职工(右为傅思宜)正在协助一名长者填写卫生部的问卷。(摄 / 吴佳翰)

刚加入武吉巴督长青馆职工团队不到一年的傅思宜,认为爱洒的工作任重道远,尤其能积极及时守护社区每一位长者的身心健康,“这些长者需要爱和关怀。他们只需要一个分担烦恼和聊天的对象。”

“开始爱洒后,我感觉满足,拥有身体健康是很有福的。我相信我们做得所有事都有因果,我们应该尽我们所能去回馈社会。”她强调。

一波三折  关关难过关关过

尽管疫情带来了种种限制,但武吉巴督和南洋社区的社区爱洒至今已成功接触超过两百名长者。在可预期的范围内,团队预计可完成超过450人的目标。

但如同甘玉珍所言,爱洒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不得不面对一些负面情绪。这些长者可能不理解慈济的立场,回应职志工的语气难免比较重。不断地面对这些情绪,每一名职志工皆需要很强的愿力和毅力才能学习忍辱,坚持完成爱洒。

 职志工挨家挨户登门拜访邻居,声色柔和是破冰的第一要素。(摄 / 吴佳翰)

69岁的邝娴女是少数在防疫措施下得以抽空参与爱洒互动的志工。从然她亲自遇到了一部分不太友善的居民,但仍然决心以转念看待。

“有些长者会生气,可能他们认为我们侵犯了他们的隐私。但是,我们这些慈善组织还是会尽可能地提供援助,因为他们确实需要帮助。”2006 年起就成为志工的邝娴女说道。

“爱洒的过程并不容易,新进志工可能会受到影响,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徒劳无功。 但重点是要学会忍辱,学习站在别人的立场思考。师父给了我们这个挑战,我们要厚着脸皮去克服。”

在疫情中更需要努力维护人与人之间的互信和温度。在爱洒社区的道路上,长青馆职志工团队坚定地抱持辅助长者的使命,再多的困难都能克服。

 

(资料来源:潘在祥)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