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慈善综合

寻访滞留客工 组屋区寒夜送暖

当大多数人坚守在家对战疫情,却有另一群人为了生计,不得不在他乡展开一段露宿街头的生活。慈济人走访组屋寻找他们的踪影,递上物资,表达慰问与祝福。


SG20200405 GNA PRP 073 2
客工在组屋底层公共走廊铺上纸皮休息,这是他们的临时栖身之所。慈济基金会(新加坡)执行长刘瑞士(右二)与职志工前往了解和慰问,并送上祝福包与应急金。(攝 / 彭润萍)

“我今天很开心,睡这么久都没有人跟我讲话。”一名露宿组屋楼下的马来西亚籍客工收到慈济志工派发的祝福包和经过一番嘘寒问暖后,道别前语带哽咽地说道。

2020年3月18日,马来西亚落实行动管制令(Movement Control Order),除了禁止一切社交活动、关闭所有学校与宗教场所、也限制国民出国及外国人入境,以防止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扩散。从这天起,这名在新加坡打工维生的客工就开始穿梭工作场所与组屋两地,早上工作,晚上则露宿在组屋楼下,无人问津……

从去年十二月底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在短短数个月蔓延全球,各国政府陆续宣布实施全国性封锁举措。马来西亚行动管制令导致大量在新加坡工作,每天往返新加坡和柔佛两地的马来西亚客工(注)面临“进退两难”的局面。有者被迫拿无薪假留在马来西亚的住所;有者为了维持生计,赶在3月18日前入境新加坡,却也面临无家可归的种种考验。 

尽管新加坡政府吁请雇主帮助马国员工解决住宿问题,并将裕廊东体育馆(Jurong East Sports Hall)临时改为宿舍,但仍有一些客工无处可去。

SG20200405 GNA PRP 054 2
受到疫情影响,一些马国客工将组屋底层空间当成临时栖身之所。(摄 / 彭润萍)

我的家人 有人要帮忙

然而,在艰难时刻,人间依然充满温情。许多善心人士或志愿团体获知客工困境,纷纷主动提供留宿之地,也有志愿者自发地行动起来,走访社区组屋,寻找这群暂无栖身之所的客工,并带上干粮和日常用品递送温暖。

“他们并不是我们想象中过得那么好,所以你能够去给他一点点帮助,或者协助他在任何的情况下,比如说金钱、住宿,即使是一件衣服给他温暖也很好。”当亲眼看到许多马国客工露宿在地铁站外,义工黄琇丽感受极大的震撼与冲击,随后无时无刻追踪客工情况,并借助社交媒体的传播力量呼吁民众关注客工,提供适当的支援。

慈济基金会(新加坡)慈善志业发展室主管邱志豪也因此透过社交媒体Facebook发现黄琇丽救济客工的善行义举,于是主动联系对方洽谈进一步助援客工事宜。对于黄琇丽而言,客工就像她的家人,当获知有慈善团体提供支援,就犹如“自己的家人有人要帮忙,感到非常开心”。 

四月四日凌晨,慈发室职工随同黄琇丽和其他义工到靠近兀兰关卡(Woodlands Checkpoint)的组屋区一带勘查,了解露宿客工的现况与需求。根据现场勘察发现,露宿街头的马国客工都是男性,主要以临时工为生,大约二十人。“他们需要水、干粮以及防疫品等。”随行勘察的职工李奕娴表示。

经过勘察了解,慈济随即展开采买、整理和打包物资等工作。“这些客工为了生活流浪在他乡,又碰到疫情,没有了工作和收入,我们希望可以提供一些物资上的帮助,最重要是他们能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新加坡慈济执行长刘瑞士说。

4月4日晚上十点半开始,刘瑞士与慈济职志工带着祝福包走访马西岭(Marsiling)某组屋楼下的有盖活动空间、公共走道、楼梯口等公共使用空间,送上祝福包以及关怀慰问。这一天也是李显龙总理针对冠病应对措施发表第三次全国讲话,宣布政府决定落实为期一个月的阻断措施(circuit breaker),以遏制疫情。

没有人能够预知疫情何时能被控制,城市何时恢复往日景观。然而,在这场疫情里,各国人民都展现同胞之爱和对社会的关怀。只要每个人守望相助,同舟共济,战胜疫情指日可待。

(注)根据媒体报道,非正式统计显示每天有多达33万马国人往返于新加坡和柔佛两地通勤工作。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