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医疗

阵阵鼾声 注意睡眠窒息

约一半新加坡人睡觉时打鼾,鼾声只是健康的警讯,其实四成打鼾者患上“严重睡眠窒息症”。2016年4月16日,陈笃生医院睡眠障碍中心耳鼻喉科高级顾问张祐铨医师,为55名会众深入浅出地讲解如何诊断和治疗打鼾,以避开中风、心脏病、老人痴呆症等风险。


SG20160416 MEA YJP 032
“打鼾的问题不在打鼾。”陈笃生医院睡眠障碍中心耳鼻喉科高级顾问张祐铨医师 (Dr. Chong Yaw Khian) 道出鼾声只是警讯,必须正视是否患有严重睡眠窒息。

“打鼾的问题不在打鼾。”陈笃生医院睡眠障碍中心耳鼻喉科高级顾问张祐铨医师 (Dr. Chong Yaw Khian) 开门见山地说,他为佛教慈济义诊中心里的55位会众直接点出,百分之四十的打鼾者其实都有另外的状况——“睡眠窒息症”。张医师分享统计,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新加坡人睡觉时打鼾,而在六十至七十岁年龄层,更增加至百分之七十至八十。

一般睡眠的呼吸中止为每小时少于五次,一旦次数增加到三十次或以上便是“严重睡眠窒息”,造成氧气供应减少,导致头脑、心脏和肾脏功能下降,提高中风、心脏病、老人痴呆症等风险,同时糖尿病患者也很难控制血糖,打鼾者一般也会血压偏高。

鼾声背后 困扰不小

“识别我的病患很简单,他们在等待门诊时都会不自觉地睡着。”张医师幽默地说,2016年4月16日早上,由慈济基金会(新加坡)人医会举办的第六场医疗讲座(注)在轻松的欢笑中开始。张医师叙述一般成人只需六小时睡眠,但打鼾者在缺氧下睡眠不良,就算睡上十小时仍然感到疲惫。精神无法集中,白天嗜睡,情绪暴躁,打鼾者的工作表现也因此受影响,所以必须正视打鼾背后的问题与困扰。

“丈夫的鼾声起先小,然后声浪越来越大,继而突然停止鼻鼾,呼吸好像也停了下来。”一名会众的提问,点出了睡眠窒息症的典型状况。张医师厘清鼾声大小不代表睡眠窒息症的严重性,关着嘴巴也可能打鼾,关键在于在睡眠时,舌头、颚垂(即“吊钟”, uvula)就会向后跌,令呼吸道受阻塞或收窄,气流经过这些坍陷的咽喉组织,造成震动而发出声音,这就是打鼾。当呼吸道完全塌陷而阻塞时,引起呼吸中止而缺氧。一些人有时因为疲累,睡眠时肌肉比平时松弛,也会引起打鼾。 

另外,体重也和打鼾有着密切关系。较肥胖者颈部脂肪过多,会压住呼吸道。超重者应控制饮食,增加体育锻炼来解决。睡眠障碍中心一般会以内窥镜来检查颚垂、舌根、扁桃腺(tonsil)等咽喉补位,再加上睡眠测验来确定睡眠窒息的严重程度。

睡眠窒息 正确治疗

“市面上的‘通气鼻贴’无法治疗打鼾,它只给我们一种心理抚慰,同时没有任何特别的运动能帮助患者打开气道。” 张医师针对会众热烈的提问一一解答。他透过多张图片来说明治疗的方法,从简单的睡姿改变成侧卧,利用连续正压呼吸器(continuous positive airway pressure, CPAP)到常见的无疤痕口腔小手术——腭咽成形术(uvulopalatopharyngoplasty, UPPP)。此手术切除颚垂过长的软颚(soft palate)后缘和松弛的咽侧壁黏膜,以缓解软颚和口咽水平气道阻塞。

张医师也清楚说明腭咽成形术的成功率为百分之八十左右,一些病患的阻塞可能在声带,当然不能进行切除以避免声带受损。整个小手术一般上在一小时之内完成,政府医院的费用都在可负担范围内。

“像跑车的引擎声,也像交响乐。”王天宝直率地形容自己的打鼾声。虽然如此,但他自己感觉睡眠还充足,这次的医疗讲座让他清楚了解打鼾,会进一步观察并在需要时,到诊所检查严重程度,看看是否需要治疗。

SG20160416 MEA YJP 040
“像跑车的引擎声,也像交响乐。”王天宝(左)直率地形容自己的打鼾声,他和两名朋友一起参与“打鼾和睡眠窒息症”的医疗讲座,对此有了充分的了解。

一小时半的“打鼾和睡眠窒息症”医疗讲座解开了大家对鼻鼾的种种疑惑,正视鼾声背后所带出的健康警讯,并知道如何进一步诊断和治疗,找回高品质的睡眠和健康生活。 

SG20160416 MEA YJP 006
55名会众在医疗讲座中踊跃发问了近二十道与打鼾相关的问题,一一都得到完整解答。

SG20160416 MEA YJP 039
慈济医疗顾问林文豪医师(右)为讲师张祐铨医师(左)送上结缘品。

SG20160416 MEA YJP 022
听着张医师细心的讲解,民众现卖现学,跟着投影的照片替伙伴检查。

(注)慈济基金会(新加坡)在每月第二个星期六上午十点至十二点,于佛教慈济义诊中心(Blk 90, Redhill Close, #01-400, Singapore 150090)西医部举办医疗讲座,讲题包括牙科、内科、中医、疾病预防等,无需报名,欢迎大家来聆听。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