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慈善

折翼的天使 舞出深情一生

舞蹈老师札芮娜患上遗传性糖尿病加上肾衰竭,截肢而失去了双腿,折翼的天使,再也舞不动。如此坎坷的人生,慈济志工心中非常地不忍,及时给予援助和抚慰,让她走出人生的阴暗和忧郁,重燃生命的希望。


 SG20141115 CHA ZMZ 055
札芮娜(左)虽然身体残疾,但庆幸的是她拥有一个疼爱她的丈夫摩罕(右),不离不弃地每天照顾和守候着她。 摄 /曾美珍

一名舞蹈老师,患上遗传性糖尿病又加上肾衰竭,最终截肢而失去了双腿,宛如折翼的天使,再也舞不动。

没有乐章的生命,让她完全的绝望,她质疑自己生命的价值,当时她甚至连最急需要的、仅仅为期两个月的洗肾费用也无着落。

家徒四壁 生命仿坠谷底

2014年7月26日,慈济访视志工第一次踏入札芮娜(Zarina)位于新加坡大巴窑(Toa Payoh)的租赁租屋进行个案评估时,甫进屋,尽入眼帘的是空荡荡四面墙,名副其实的家徒四壁。这个三口之家,地上却只有一张薄薄的单人床垫以及一台小风扇,天花板上连个灯泡都没装上。

志工谢珠烈形容,当时的札芮娜满脸阴暗忧愁,生活仿如掉入谷底深处。

札芮娜一家生活非常拮据,她表示过去从未得到任何慈善机构的帮助。由于她没有医疗保险,加上丈夫摩罕(Mohan)不是新加坡公民,当时也不会寻求社会福利的资助。

经过陈笃生医院社工的转介,希望慈济能够在札芮娜申请新加坡全国肾脏基金会(NKF)援助期间给予短期洗肾费用补助。札芮娜说,慈济是他们第一次接触的慈善团体,亦是首个给于他们所需要的援助。

“贫病交加,全都示现在前。看到这样的情况,心情非常沉重,但是我们都知道基本的生活援助是当务之急。”访视员谢珠烈说,当时以为只是去评估一个洗肾个案,但是看到他们的生活情景,心中非常不忍。

“那一刻深觉人生之苦,莫过于此。我们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双管齐下,解决医疗困境的同时也及时给于安身的基本家具,尤其急需小冰箱放置札芮娜每天所需注射的促红细胞生成素(Epotin-beta)。我们时时心里谨记‘及时和重点’是证严上人要志工进行慈善救济工作时要秉持的精神。”陪伴访视员进行评估工作的洪德谦说道。

经过评估后,慈济志工2个星期后给札芮娜一家送来了冰箱、床、椅子、烹饪厨具等,让他们夫妇和母亲三人可以安身。给他们送来的不只是急需的医疗补助,还有志工的爱语和关怀,从此开启了志工与札芮娜之间的友谊。

折翼天使 满地心之碎片

“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自己十二岁那年就跟着父亲走!让我合上双眼永远长眠。”

热爱舞蹈却偏偏失去双腿、舞不动的折翼天使从此飞不了。札芮娜曾经哭断了肠,挽不回的不只是双腿,还有衰竭的肾脏。

十岁那年,疼爱她的父亲中风入院。年幼的札芮娜无法接受,每天放学回家,丢下书包,抓了作业就往医院奔去。因为贫穷,她没有多余的零钱乘车,当时就只能靠那尚完好的双腿向爱她的父亲飞奔而去。在医院照顾和打理父亲的大小排泄物,她伴着父亲,幼小的心就如同伴着一座山那般感觉稳定与安心。

一年后父亲过世的同时,她也被诊断得了遗传性糖尿病,多年来靠药物控制。可惜好景不常在,2008年,26岁的札芮娜左腿膝盖以下被截肢。2014年右足因皮肤起泡感染恶化,于大腿高位截肢;加上同一时间发现肾衰竭,从此不但双腿尽失,还得长期洗肾。

“当时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我只知道自己对着医生和护士不断地吶喊,不停地哭,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相信为什么是我?我已经失去一条腿了,为什么连另一条腿也不给我?连肾脏也夺走?我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当初札芮娜是那么地痛苦,她的心就是撒了满地的碎片,再怎么凑也难以圆满。

人间有爱 世间真情依靠

无论事隔多久,伤痛入心扉之后,跟随札芮娜的,依然是残缺的身心。唯一庆幸的是她拥有一个疼爱她的先生,每天不离不弃地照顾和守候着她。

“我把她当着是我的婴儿般疼爱和呵护。”结婚多年的摩罕无条件地守护着她,甚至连同一腿截肢的岳母也一并照顾。先生每天都得帮两位截肢的女性更换尿片和煮食。

摩罕一周三天陪伴妻子去洗肾,抱着她上下轮椅、搭地铁、再转换巴士。辗转一个半小时的路途,其实这遥远的路程若是驾驶车子,也只需十五分钟即可抵达。洗肾过后,摩罕又带着札芮娜搭着一个半小时的公共交通回家,回家后再把饭菜弄热,小心伺候妻子休息,安顿岳母妥当之后,赶在夜幕低垂时分去上班,又是他一天工作的开始。

周而复始,难道他不累?从来没有后悔吗?

“不后悔,因为结婚时候的宣誓,今生无论什么样的遭遇都是无悔,她就是我的责任。”难以置信的是先生的坚定与深情。苦难的日子让他们更紧密地靠在一起。

稍微合一下眼争取睡眠时间对于他已经是一种奢侈,他的休息时间通常是在太太洗肾时仅有的三个小时。

慈济志工每个月的访视,倾听与了解摩罕陪伴札芮娜到洗肾中心过程,甚至在洗肾过后,夫妻俩分享一杯咖啡和饼干的快乐。

2014年11月底,札芮娜得到了全国肾脏基金会的交通补助,每周三次都有德士接送她到洗肾中心,省却了长途的跋涉和节省许多时间。此外,札芮娜也得到护联中心(AIC)的转介,在动手术后回家休养时,有医生和护士上门探访,过后每周有两三天,则有大巴窑医护机构(Home Nursing Foundation)的护士上门为她清洗伤口。2014年9月,札芮娜也成功得到社会福利部(Social Service Office-SSO)每个月给于贫户的房租、水电費和杂费的补助。目前札芮娜在住宿与医疗方面都得到照料,可算安身与安心了。

感恩的心 情谊细水流长

札芮娜非常期待每一个月慈济志工的到访,志工五个月以来的陪伴和帮助,让她心中充满感激之情。虽然札芮娜现在已得到妥善的照顾,慈济也已经结案;但是她逐渐与志工培养了深厚的友谊,彼此虽相处仅仅只是五个月,但是人间真诚的情谊却渊源不断,如细水长流,志工也常与札芮娜的先生互通电话慰问,话家常。

札芮娜于2014年10月30日,坚持邀请慈济志工到她家一起共聚,庆祝她和摩罕结婚七周年。志工谢珠烈说:“慈济秉持付出无所求,虽然我们一直推辞,但是她眼眶充满了泪水,非常诚恳地邀请我们一定要来,我们于心不忍只能答应。她的先生亲自下厨,虽是粗茶淡饭,但是那份情谊让我们每一位志工都很感动。”

“较早前摩罕因为要照顾她而无法去工作,我们都很担心,现在看到她的马来西亚籍先生已经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同时也正在申请长期的工作准证,希望可以顺利留在新加坡工作和照顾她,这是让我最感恩和安慰的。”谢珠烈回忆当时的情景,看到众生得离苦,心中非常感慨。

曾问过札芮娜若把她的故事和残缺身影公开,她是否真的能从容自在地面对?

“我身体的缺陷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是现在我已经放下悲伤而勇敢面对,我要让每一个人知道,虽然我没有双腿,但是我的自信、我的人生,都来自爱我的母亲和丈夫,比起其他的人,我已经很幸运了。”比起当初被截肢的脆弱,札芮娜如今活得更坚强与无畏。

没有曼妙舞姿的折翼天使,却在丈夫的扶持下,共舞出了一生的深情。

SG20141115 CHA ZMZ 051
有脚的感觉此生难忘。曾经,札芮娜是一个可以飞翔的天使,和丈夫幸福地合影。(图:札芮娜丈夫提供)

SG20140727 CHA XZL 001
慈济志工最初拜访札芮娜时,发现她家徒四壁。这个三口之家,地上却只有一张薄薄的单人床垫以及一台小风扇,天花板上连个灯泡都没装上。 摄 / 谢珠烈

SG20141115 CHA ZMZ 004
经过评估后,慈济志工很快地给札芮娜一家送来了冰箱、床、椅子、烹饪厨具等,让他们夫妇和母亲三人可以安身。给他们送来的不只是急需的医疗补助,还有志工的爱语和关怀,从此开启了志工与札芮娜之间的友谊。  摄 / 曾美珍

SG20141126 CHA LCM 001
丈夫摩罕的双手就是札芮娜最大的依靠。摩罕的细心照料也感动了新加坡卫生部属下的护联中心特别提名并且颁发优越护理奖给他做为鼓励。 摄 / 李春美

SG20141126 CHA LCM 011
在还未得到洗肾的交通补助之前,他们的洗肾之路往往费时又费力——烈日当空下过马路、搭地铁、转换巴士,然而摩罕从不言倦也不言悔。 摄 / 李春美

SG20141031 CHA XZL 001
札芮娜与志工培养了深厚的友谊。2014年10月30日,她坚持邀请慈济志工到她家一起欢庆她结婚七周年纪念。(图:谢珠烈提供)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