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教育人文人物

亡母的生命教育 姐弟不敢忘

参与“浩瀚父母恩”演绎的慈青正是青春年纪,大多父母健在、家庭美满,而陈慧仪、陈慧恩、陈少洪三姐弟却从自己的经历中,体会到“行孝要及时”。病重的母亲,仿佛一尊“示现苦难”的菩萨,在最后的生命里,教育着儿女们有关生命的无常,让他们学会更珍惜与家人共处的时光。


SG20140831 EDA CQH 195
陈家长女陈慧仪(左一)就读大学的时候接触慈青并且承担校园联络人的岗位。她坦言在照顾母亲后期生活时很累,会起烦恼心,但证严上人的法就像‘预防针’,给予她心灵很大的鼓励,陪她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摄 / 陈清华)

在2014年的新加坡慈青“浩瀚父母恩”演绎中,除了一一展现父母对子女的恩情、声声呼唤子女要报恩外,〈终曲〉更真切地揭示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参与演绎的慈青正是青春年纪,大多父母健在、家庭美满,而陈家三姐弟却从自己的经历中,体会到“行孝要及时”。

陈家有六个兄弟姐妹,老二陈慧仪、老三陈慧恩和老四陈少洪。从小,父亲在外工作养家,母亲则是全职家庭主妇,主持家务、照顾孩子。虽然抚养六个孩子不易,但是父慈母爱,一家过得温馨融洽。然而,2006年母亲第一次被诊断罹患子宫癌,因为及早发现,所以动了手术,调养身子就康复了。五年后母亲癌症复发,发现时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

“示现苦难”的菩萨

“妈妈是‘示现苦难’的菩萨。”身为长女的陈慧仪,2011年已经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大二学生,也承担了慈青校园联络人的岗位。“母亲是非常细心、慈爱小孩的人,我离开家去新加坡读书,妈妈即骄傲又担心,每天打电话来问平安。可是那个时候自己年纪还小,常常觉得不耐烦,以为妈妈在胡乱担心。”

母亲突然病重时,父亲和大哥都在外工作,家里的弟弟妹妹也都年纪尚小,适逢大学假期的陈慧仪于是返乡照顾母亲,为她侍食喂药、擦身洗衣。很多同龄人未必做得来的家务劳动,慧仪一样一样为母亲而做。

“大姐那时候真的很辛苦,可是自己当时还年少不懂事。深入《父母恩重难报经》后,更忏悔自己没能够多为妈妈尽自己的本分。”当时的陈少洪只有17岁,还在念高中。“〈十恩〉的‘洗濯不净恩’提到父母为了子女能康健,不避秽臭不避脏。母亲茹苦含辛地抚养我们长大,但是反过来只有姐姐能够如此回报母亲。”陈少洪惭愧地说。

身为二姐的陈慧恩也对母亲怀抱着无法磨灭的愧疚和遗憾。母亲被检测出是癌症末期时,陈慧恩亦在外求学,返家时,母亲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时计。“癌症带来的痛楚与日俱增,而我们却甚么也做不了,我深深地感受到那种无力感,懊悔为何在母亲健康的时候不多孝顺她,在母亲需要的时候陪陪她,在母亲担心的时候抱抱她。唯有在这仅有的时间里照顾母亲,但这不足以回报她为我们付出的一切。”

母亲后期生活不能自理,慧仪需要时时守在母亲身旁。 “当时照顾妈妈很累,没有办法好好地休息,所以就很容易生气。但每当境界来时,慧仪就用静思语提醒、勉励自己。“‘慈青十戒’中有一条是:调和声色,温言软语,孝顺父母。”慧仪说,“这就像‘预防针’一样,给予我心灵很大的鼓励,陪我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陈慧仪警觉到自己因照顾患病的母亲而起烦恼心,是不应该的。

最后一个星期,谁也没有料到母亲病情会突然恶化,多番进出医院。在母亲临走前的几个小时,陈慧恩在医院照顾母亲。“坐在病房前看着母亲,当时母亲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努力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因为深怕自己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直到后来,母亲开始翻白眼了,但还是挣扎着,再辛苦也要活下来,心心念念还是想要照顾六个孩子……”让陈慧恩感受到〈十恩〉所描述的‘命到尽头恩未绝’。

修身养性持十戒

母亲往生后,原本在澳洲务工的父亲决定返回家乡,边工作边照顾年幼的孩子,陈少洪和弟妹与父亲相处的时间也更多了。陈少洪在高等教育文凭考试过后的暑假,曾有一次携带弟弟到家附近游山玩水。因为离家不远,又想到自己会游泳,所以没有随身携带手机。

不想出游到半途,天降豪雨,原本下山的必经之路上的一条涓涓细流水位上涨,陈少洪和弟弟无法过河。眼见着天色渐晚,两兄弟渐渐感到害怕和无助。当时,远处有人影趋近,喊着陈少洪和弟弟的名字,竟然是父亲。河水湍急,父亲也无法过河,只好呼叫消防队求助。当消防队员把兄弟俩救过河对岸时,从来不曾向爸爸低头认错的陈少洪感到无比惭愧,第一次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对不起,给爸爸添麻烦了。”父亲却没有生气,只是微笑地说:“别傻了,回家吧!”

那次经历让陈少洪把〈子过〉的一句偈诵文“出门不启尊亲知”烙印心中。“父母对子女牵肠挂肚,所以孩子出门一定要告诉家长自己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不要让父母担心。”

已经毕业和工作的陈慧仪,现在就像是弟妹们的第二个妈妈。从前不懂事时,陈慧仪会不耐烦母亲每日接连的电话,但是现在她真切感觉到陪父亲的时间不多,只有不断地打电话回家问父亲和弟妹的安康。“大姐接触慈济后,变化真的很大,不仅脾气变好,现在会很生活化地把佛法运用在家人身上,去跟亲戚互动。尤其现在回家看到外公外婆会把爱说出口、拥抱他们。”陈慧恩观察到姐姐的改变。

“自从母亲病逝后,我不敢听任何一首有关父母、亲情的歌曲。”陈慧仪分享自己曾经的心路历程,“但是为了父母,为了推动‘浩瀚父母恩’演绎,在新加坡这片土地上向更多的年轻人弘扬亲情的珍贵和孝顺的重要性,我会期许自己更加坚强,对父亲做到‘孝’同时也‘顺’。”如今已经参加工作的陈慧仪期许自己能帮父亲解决经济上的压力,让他老而无忧;同时也期许自己能够经常回家,在父亲膝下承欢尽孝。

陈慧恩的体悟则是:“生命是如此脆弱,再强的人也逃不过自然法则;期许自己可以珍惜拥有的一切,更要善用父母给的身体和教育去为社会付出,让父母引以为荣。”陈少洪也从〈报恩〉中学到应以“修身养性持十戒”来回报父母恩。

演绎尾声,舞台上响起悠扬的音乐《最美的笑容》,那也是姐弟三人内心深处的声音:

……在异乡游子的睡梦中,看见世上最美的笑容
深沉的皱纹是爱的浪迹,温暖的手心抚摸着受伤的我

在慢慢成长的岁月里,总是辜负了你的叮咛
而你的宽容像大海一样,任由我乘风又破浪 追逐理想

梦里的笑容,是我生命中的寄托,就像是怀抱大地的河流
梦是无限的感恩,爱是永恒的笑容,日复一日,写着天长和地久……

延伸阅读:
“浩瀚父母恩”演绎部落格 http://sgtzuching.wordpress.com/

SG20140721 EDA YJX 012
如今已出来社会工作的陈慧仪(右一),就如弟妹们的第二个妈妈。妹妹陈慧恩表示姐姐接触慈济后脾气有很大的改变,也把佛法落实在日常生活中,尤其是与家人的互动。(摄 / 叶进兴)

 SG20140728 EDA ZZH 012
深入《父母恩重难报经》后,陈少洪忆起当年母亲生病时,只有17岁的他没能够为母亲尽到自己的本分感到很忏悔。 (摄 / 周正浩)

SG20140816 EDA YJX 001
陈家老三慧恩(左一)想起母亲在临终前努力地不让自己合眼,深怕睡着了再也醒不过来,只为了牵挂着无人照顾的六个孩子,因此对〈十恩〉所描述的‘命到尽头恩未绝’很有感受。(摄 /叶进兴)

SG20140830 EDA CYL 194
母亲病逝后,曾经抗拒接触亲子相关歌曲的陈慧仪(左三)在这次的“浩瀚父母恩”演绎承担手语种子总窗口,也用心推动演绎,弘扬孝道。(摄 / 蔡佑良)

SG20140831 EDA CQH 151
陈少洪(左二)因为曾经有过带着弟弟出去玩没带手机,让父亲到处找儿子的经历,把〈子过〉的一句偈诵文“出门不启尊亲知”烙印心中。(摄 / 陈清华)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