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教育人物

寄不出去的信 预约相见的一天

曾经一时冲动,踢了母亲的肩膀,许智胜至今仍觉得遗憾。他把来不及对亡母说的话写下来,并通过“浩瀚父母恩”演绎弘扬孝道,完成亡母的遗愿。许智胜在演绎中扮演一名叛逆、误交损友的孩子,结果作奸犯科,被关进牢里。在牢里,孩子终于明白了父母对自己的好,出狱后改过自新。如何揣摩这个角色?许智胜借助过往自己亲身的点点滴滴。


 SG20140724 EDA YZH 011
“人生最大的惩罚,莫过于后悔”,许智胜分享证严上人的静思语及没有及时行孝的遗憾。许智胜的母亲在世时,曾因为重病而神志不清,提出不合情理要求,许智胜一时冲动,踢了母亲的肩膀一脚,成了他至今仍旧遗憾的事。(摄 / 余政辉)

“如果时间能倒流,我要做的就是向妈妈道歉,道歉我之前做的一切。”

曾经因为一时的冲动,许智胜用脚踢了母亲的肩膀,至今心中的遗憾依然存在,现在能做的,就是通过演绎弘扬孝道,完成母亲的遗愿。

现年就读南洋理工大学(简称南大)数学系的许智胜,在新加坡慈青所承担的 “浩瀚父母恩”演绎中担任第二男主角。这场演绎以佛典《父母恩重难报经》为基础,结合了音乐、手语与戏剧,9月20日至21日假南大公演。

演绎中,许智胜扮演一名叛逆的孩子,误交损友,结果作奸犯科,被关进牢里。在牢里,孩子终于明白了父母对自己的好,出狱后改过自新。如何揣摩这个角色?许智胜借助过往自己亲身的点点滴滴。

年少轻狂 向往自由

经营家族饼店,许智胜的父亲经工作忙碌,早出晚归,自小与他的接触甚少。许智胜看见父亲把家里的一切留给母亲打理,心中不由燃起怨恨,还曾想过不认父亲。由于父亲从小也是帮忙爷爷做生意,所以父亲也常要求孩子到店里帮忙。

心不甘情不愿、做事马虎,再遇上父亲的不耐烦,许智胜到店里帮忙时常常被父亲责骂。“所以,更加深我对他的埋怨、不愉快。温馨的只是过生日的时候吧,爸爸会烘一个蛋糕给我。”许智胜回忆道。

家境不算富裕的许智胜,那时觉得家里无法给予他想要的爱和物质享受,也开始他叛逆的成长期。叛逆,不是为了引起关注,反之,他想要更多的自由,只想做一些与别人不同的事。因为不希望受约束,与父母的沟通不多,距离越来越疏远,反倒和朋友更加亲近。

自中学二年级起,许智胜经常上学迟到,翻墙潜入学校,也开始晚归,放学后和朋友一起到游乐场所打电玩,有一次甚至打完游戏后,没有付钱就搭了德士回家。回到家里,妈妈在客厅里等他,许智胜随口应两句话便去睡了,率性、不考虑后果。

许智胜谈起这段往事时说:“我是一个很容易被境转的人,朋友做什么我都会跟着做。”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格,加上不想受束缚的任性,许智胜染上了不良习惯。母亲不断尝试,让他接触佛法、上伦理课,希望藉由宗教力量改变他。可是越是逼迫,他越是向往着自由,总做一些母亲不知道的事。

一时的错误 一世的痛

高中二年级的时候,许智胜家里突然发生了重大变化,母亲病重了!

那年,许智胜的母亲与友人结伴到印度朝圣,回来时受病菌感染,本该是小病,但由于母亲十三年前曾患上癌症接受化疗,抵抗力比常人虚弱,因此病情越来越严重。从母亲生病开始,许智胜一直陪伴左右照料,可是并没有以真诚的心去照顾母亲。

“那时候我可能还小,没有深刻向妈妈了解可能会经历怎样的痛……很多时候就是我做到我要做的,就是‘你要吃药,好,我现在喂你吃药,吃完药,我就做我的东西就不要再来烦我’,就这样的态度,很不耐烦。”

照顾母亲期间,许智胜心里一直有怨怼,埋怨母亲为什么要到印度,为什么是他照顾母亲。当时的他,已经自己打工,没有向父母拿零用钱了。可是为了照顾母亲,他无法在假期时出外工作挣钱,心里更是厌烦。

母亲生命的后期,精神状况很差,有时神志不清会提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要求。在许智胜印象之中,最清楚的是有那么一次,母亲提出了一个无理的要求,许智胜当下因为心烦,就踢了母亲肩膀一脚。
“那时候她眼神里面有一点痛心,好像有点恨意,又很伤心、很悲伤的眼神。”这样的一个眼神,顿时让许智胜悔不当初,但是为了所谓的自尊,他没有道歉。

“隔天,妈妈抱着我哭,一直说对不起,让我承受这些痛苦。我知道妈妈是不会怪我,可是直到她走的时候,我都没有跟她道歉,一直一直都没有跟她道歉……”智胜难过地说。

然而不论儿女如何忤逆,父母的爱依旧宽阔。每一年生日时,许智胜的母亲会亲手做创意糕点,为他庆祝生日。那一年,当时已经病入膏肓的母亲,虽然行动不便,但是一大清早就起身到厨房,做了一份特别的汉堡包,与许智胜一起庆祝生日。

当时,他并不知道这是与母亲最后一次过生日,心里虽然有些喜悦,直到母亲往生,都没有表露任何感恩,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那是一次很特别的生日。

化遗憾为行动 用感恩实现诺言

母亲的告别式上,许智胜认识了母亲朋友也是慈济委员的倪善勤。在她的接引下,许智胜加入慈青,参加共修、慈善服务,还勇于承担南大的校园联络人。加入“浩瀚父母恩”演绎,通过读书入经藏,许智胜逐渐明白《父母恩重难报经》的内涵。

“孝顺父母,是要真正的从心里去接受。孝顺父母可以从很小的事情开始,就因为很小,所以我们平时都不会注意,现在可以的话就当下把它做好。”几个月后,许智胜明白了行孝不仅是通过动作,还需结合心态的转变。

对于“大孝”,许智胜也有新的体悟:“我最近读到一段经文,就是把一切的众生视为父母或是‘佛’,就是以一颗平等心来对待每个人,不管背景,就算是蚂蚁,也是一样心态,这样的心量,才是真正做到大孝。”

母亲临终前,他答应母亲会好好的照顾父亲和自己。母亲往生后,他把对母亲的感情转移到父亲身上,尽量多和父亲沟通、多聆听,不再和父亲吵架,也经常和父亲开开玩笑,一起看电视吃早餐,分享学校里发生的事,当父亲皮肤敏感时,他还贴心帮父亲搽上药膏。

母亲患癌期间,曾靠调理饮食的疗法来控制癌症病情,还经常和他人分享来帮助别人。许智胜说:“母亲对癌症的了解很多,家里藏有许多健康宝典,现在蛮后悔以前没有跟她多学一些,借用这些宝贵资料去帮助其他人。”受到母亲助人心念影响,许智胜下定决心也要帮助癌症患者,作为他人生的方向。

在演绎筹备期间,即使彩排多达一周三次,他也趁着学校假期报名临终关怀的课程。面对患有乳癌的姑姑,许智胜每个星期都坚持至少一次为姑姑按摩聊天。有一回,姑姑病情恶化,许智胜在床边守候彻夜未眠,第二天还如常参与大彩排。

这一切,在剧中饰演许智胜父亲的陈昭云看在眼里,“他真的很认真,之前我和太太(王渼娟)不知道要怎么入戏,他会主动来分享及讲解动作,互相配合,每次越演越精致。我们很喜欢这个孩子,他最近有胃痛的问题,可能是舟车劳顿吃饭不定时,每次彩排前,我们会带些食物给他当晚餐。”

许智胜把来不及对母亲说的内心话,一字一句写在一封寄不出去的信里,时时提醒自己,也让他在出场演绎前,藉此沉淀静心。他想对母亲说:“有机会参加这个演绎,我希望能够把孝的道理、对您的感情,在演绎中呈现,启发更多人行孝,不要留下遗憾。我也希望把演绎的功德回向给您,希望您在另一个世界能够接触到佛法,我们还会有见面的一天,谢谢您。”

一场经藏演绎,不仅圆满许智胜对母亲的承诺,也是他对于孝道的领会。

SG20140823 EDA CQH 115
在剧中饰演许智胜父母亲的陈昭云和王渼娟认为许智胜是一个很认真的孩子,会主动来和他们讲解要怎么入戏,也坦言很喜欢他,想给他一些家的温暖。 (摄 / 陈清华)

SG20140920 EDB ZZH 142
在“浩瀚父母恩”演绎中,许智胜扮演一位叛逆的孩子,误交损友,结果作奸犯科,被捉进牢里。 (摄 / 周正浩)

SG20140914 EDA ZZH 004
许智胜把握因缘参与慈青活动,包括慈青共修和及慈善服务。 (摄 / 周正浩)

SG20140920 EDB ZZH 401
许智胜的大姐(右一)、二姐(左二)和小妹(右二)出席了第一场演绎,以行动支持许智胜的用心。 (摄 / 周正浩)

SG20140814 EDA CYG 006
许智胜(站立者)通过《父母恩重难报经》的导读分享,逐渐理解其中的道理,也明白行孝不仅是通过动作,还需结合心态的转变。 (摄 / 蔡岳国)

SG20140831 EDA CQH 185
许智胜(前排,左一)被母亲的朋友倪善勤接引参与慈青活动,之后换上了慈青制服,还承担南大新届的校园联络人。 (摄 / 陈清华)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