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慈善人物

善恶拔河——我的抗毒心路

年近半百的李女士,十多年来沉沦毒海,吸毒也贩毒。直到2010年被捕入狱时,她才被检验出是爱之带原者(People living with HIV),幸好身边仍有正面的力量支持、鼓励着她,出狱后还陪伴着她重回社会。李女士深深体会毒品之害,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以作警世的借鉴。


"SG20120720-CHA-CRJ-027”
在狱中证实患上世纪绝症──爱之病的李女士,曾经一度彷徨无助而感到绝望。慈济志工走入其生命给予关怀及医药补助后,渐走出生命低谷。摄 / 陈柔洁

我是一个女儿的妈妈,一个离婚十多年的妇女,一个忧郁症和躁郁症患者,一个爱之带原者,一个前受刑人。

2010年3月9日,我因吸毒被捕,判刑一年。一入狱做体检,竟发现感染上人类免疫缺损病毒(HIV,此病毒发展到后期可导致综合性症状,即爱之病),真是晴天霹雳,在彷徨无助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会不会死在监狱里面?

医生说要靠药物控制病情,但我没有储蓄也没有亲人来看我,根本不知如何是好,干脆不吃药算了。医生安慰我,又帮我安排慈善团体来补助药费,结果联络上慈济。慈济志工每个月都进来监狱探望我,鼓励我不要因为有病而放弃自己。

1995年离婚后,女儿跟了先生,我觉得人生已经没有什么希望,到处旅行散心也无法填补苦闷,不到十年就把两百多千新元花光。我堂哥参加黑社会,我去找他寻求解压,拿到一包白粉,就用一张铝箔片放在火上烧,用吸管吸了起来。但是没多久这招也不管用了,我就买了针筒来直接注射,果然冲脑而上,让我飘飘然如在云端,迷迷糊糊地很容易过日子,不必再想着种种烦恼。

关在监狱里,一天有23个半小时都锁在牢房,只有半个小时被放出来,还可以看看天空。里头关于爱之病的讯息很有限,说得了这个病只有十种药,换着吃完十种药就会死,流言传来传去,越听越怕。

这些年独来独往,吸毒也是自己承担、自己负责,连入狱我也不敢告诉家人。慈济是个佛教团体,而我是基督徒,本来我是不想去接受他们的。但我看到另一个马来裔爱之病狱友,也接受了慈济的援助,当时我想这个组织是不分种族宗教的。第一次见到慈济志工就有亲切感,像亲人又像朋友,也很高兴终于有人来看我了。

一年刑满出狱,不知何去何从,我已经没有家,想回去找堂哥那群朋友找个落脚处,但又怕自己定力不够。结果我只好走进警局,告诉他们我无处可去,“可以把我放在拘留所吗?”警方说:“你没有犯罪,我们不能拘留你。”

我想起之前慈济志工叫我跟他们保持联络,就请警方帮我联络。(林)祖慧师姊和(徐)雪友师姊马上来接我,给我送衣服和食物,还带着我找住宿,走了几家终于找到一间愿意帮助我的。过几天我回去心理卫生学院(IMH)复诊,医院社工就帮我安排搬到一个“关怀之家”,总算安顿下来。

这个“关怀之家”是轻度、中度精神病友的收容所,就在组屋区里。职员们对我的病情高度保密,我虽然已走出爱之病阴影,但还不想曝光。他们鼓励我找兼职工,如果身体还没好,可以去办公室帮忙他们做事,剪纸扫地都好,一小时三块工资,可以让我买点日用品和食物。

我感到身体没有以前好了,容易疲倦,心情沮丧。有一阵子我没有吃药,每天精神恍惚,做事丢三忘四,还把手机放进洗衣机洗。后来被关怀之家职员送去医院,住了两个多月。所以现在他们把我管得很紧,叮咛我要吃药。

药有副作用,但不吃不行。换了新药会引起昏眩、恶心感,希望自己能尽快适应。每天从早到晚,我要吞二十多颗药。有些太大颗,差不多一颗子弹大小,有些很硬,很难才吞得下去,一次就要喝四杯水。刚入狱时我的CD4指数(细胞免疫指数)才三十多,现在是一百五十多,正常人应该是五百至一千五百,所以我们的免疫力是相对的弱。

我怕死,也怕两头不到岸,坐牢时也常想着要如何在最短时间内找最多钱,我很想留点钱给女儿啊!在我软弱无助的时候,真的想去找堂哥,去赚快钱。卖白粉是你情我愿,两相互利,也没有谁对谁错,就是一种交易的关系。靠兼职赚钱,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留钱给女儿呢?这是我唯一的心愿。

这个世界再大再好,都不是我的。去年平安夜,我回去教堂,进了圣殿抬头望,觉得耶稣的眼神像是在为我哭泣。我感觉自己罪孽深重,作为祂的儿女,为什么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我已经47岁了,没有时间再浪费下去,只想好好生活。今年农历新年时,我见到以前的朋友,他们问我要不要帮忙兜售毒品,我说不可以!何况现在我每一周都要回警局验尿,如果我表现不好,就会被送回监狱了。

出狱后到现在,慈济还继续补助我的药费,志工也常常来看我,我住院时给我带泡面和饼干。我的药吃了两年,病情受控制了,这都是慈济在帮助我。其实我从小就比较内向,朋友不多,跟慈济人在一起我觉得舒服和单纯,没有利害关系。慈济助人不分种族宗教,让我钦佩,也让我不想辜负他们,慢慢想脱离毒品。

我的房里放着《圣经》,每天晚上我都做祷告,没有离开过耶稣。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关心我的人——慈济人、医生、关怀之家,我不想关心我的人失望。

我不要再碰毒品了,这是一个很失败的经验,最糟糕的是还会染病。对于刚发现自己感染病毒的人,我想最重要的是不要再去碰毒品,也不要看不起自己、伤害自己。同时希望社会给我们一个改变的空间。

虽然前方有很多关卡要过,但我愿意努力回到这个社会,也愿意分享我的故事,提醒大家千万不要碰毒品,因为代价实在太大了。吸毒者千万不要跟别人共用针筒,也不要为了取得毒品而出卖自己的肉体和灵魂。拒绝毒品,就不会得爱之病。

"SG20130923-CHA-YJP-001”
新加坡保健促进局将李女士的抗毒心路历程以短文──“The Strength To Say No”(说不的力量)收录在“Rasa Sayang”(感觉爱)小册子里。 “Rasa Sayang”是一本为消弭民众对爱之病歧视而出版的文宣品。摄 / 陈柔洁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