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TikTok Linkedin | EN
心灵

如果这件事 又难又贵又麻烦

带着参与“健康挑战21”期间学到的知识,和养成的健康习惯,我展开了一个人的迷你社会实验,看看若在生活中有意识地调整饮食,到底还离挑战所推崇的理念有多遥远?果然,实践后发现,事情如想象般的不顺利。


(摄/ 姚凌凌) 

参加“健康挑战21”的21个日子里,团队每天提供我和近百个参与者,两餐的健康便当和饮食手册。只要照着吃、照着做,大多数人会发现,单单靠调整饮食,短短的三周内,就能在体重、腰围、三高指数上,看到明显的成效,让人幡然醒悟“原来保持健康就是这么简单”。

 ——才怪!这纯属错觉。

那21天里,参与者维持健康的“全食植物性饮食”,便当菜色几乎无油、少盐、少少糖,没有蛋奶,只能用天然原形食材,再加上一点辛香料调味,也因为任何加工食品都不行,所以面包、酱青、罐头食品这些都不能吃。

菜色方面亦有严格的配比:二分之一的蔬菜、四分之一的五谷类跟四分之一蛋白质,还找来专业的营养师和医生,把关每日用餐内容,关心参与者身体变化与状况。

饮食要求如此严格,但餐厅要备料的食材,真的不能只是汆烫就好,也要大家能吃得下去,因为挑战最终希望营造这样一个教育效果:坚持完成这21天后,我们参与者会感受到,原来原汁原味的食物这么好吃、健康效果如此显著,日后愿意自己动手做素食。

带着这段时间学到的知识,和养成的健康习惯,我展开了一个人的迷你社会实验,看看若在生活中有意识地调整饮食,到底还离“健康挑战21”所推崇的理念有多遥远?(嗯,我心底一开始就认为,这实验不太可能“成功”。)

果然,实践后发现,事情如想象般的不顺利。

要成功实践“健康挑战21”,关键在于原型食物的多元与适量、营养素比例的掌握,以及满足于食物的原味。作为租屋族和外食族,一开始我告诉自己,不能太贪心,先求满足前两项要求,目标是找到料理方式较清淡的杂菜饭摊。

我选定附近八家小贩中心和咖啡店,走路和骑脚踏车都在20分钟路程内,每天下班后轮流去吃。但不到两周,我就彻底放弃了。对我而言,临近的摊位都相当油腻重口味(有的咖啡店,我转了一圈,找不到合适选择,就默默退出来了),还有这样那样不尽理想的地方。

中式菜饭里,我能找到最“纯净”煮法的菜色是卤豆干、卤蛋和蒸蛋,但后二者属动物性蛋白质;豆制品如豆腐和天贝,是素食者补蛋白质的好选择,但马来摊位经常作油炸处理;印度餐有五颜六色的豆子和不同类型的蔬菜,但许多菜色的烹饪手法都多盐、多油,相当重口味。

而素食摊位的选择,并没有比较多,它反而是所有摊位中,最多加工食品的,若再以酸甜、油炸、粘粉或勾芡的方式处理,我仿佛都能想象到营养师摇头叹息的样子了。

两周后,我把范围扩大,进一步尝试了中国餐、泰国餐、韩国餐……中国凉拌菜是最有“希望”的,但含油量依然十分惊人;老实的泰国餐老板则告诉我,除了特别交待的清炒和清汤,没有不加糖的(娘惹餐、越南餐、马来餐等东南亚菜系的用糖现实,真是让人不想面对);如果不介意泡菜多有使用鱼露或虾酱调味,韩餐倒有不算多的选择。

其实我心底知道,想要拥有好吃的健康餐,应该往别处去找。近年沙拉吧(Salad Bar)等主打健康的餐饮店面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显示消费者的健康意识提高,它们与一般杂菜饭最主要的差异在于原形食物料理和清爽调味,讲求食材的品质与新鲜度之余,还经常被设计成适合合影的“网红菜”。

但是,一客11新元起跳的健康餐,对我和许多人来说仍是太奢侈的生活饮食方式,也因此这些健康餐厅总是设立在百货商场内和城市办公区。举例而言,住在我长大的马来西亚小镇,就不太可能找到提供这类健康餐饮的店家。

实际上,“健康挑战21”也并没有要我们天天到食尚潮流的健康餐饮店报到,相反的,这项挑战期望我们能回归素朴的生活,自己动手给自己做粗茶淡饭。只是,这在岛国可能是一种奢侈。

身边许多像我这样的外来租客,都面临难解的租屋现状:可以煮还是不可以煮?可以小煮还是大煮?若是允许小煮,除了快熟面还能不能微波、水煮、炒青菜?房东能容许煮菜散发的油烟和气味吗?共用的冰箱又有没有足够的保留空间置放“多样化”的食材呢?

当生活像房子一样都是租来的,可否明火煮食的“自煮权”并不由得房客掌控。再者,健康的饮食花费会更高,营养丰富的蔬菜和水果,通常比营养稀少、热量爆表的加工食品(它们许多是由精制谷物、糖和植物油制成)来得昂贵。比如说,超市里两袋自营品牌薯片的价格,还买不了一颗纽西兰进口酪梨。 

虽然说不用参加“健康挑战21”,重口味的食物和加工食品,多数人也知道对健康无益,但对于许多收入不算高、时间也有限的上班族而言,生活本身已经够让人身心俱疲了,哪有精力和心力在健康上做长久规划,能有吃的,甚至是好吃的东西,就是最佳的选择,那就,来吧。

我终于承认,参与“健康挑战21天”的大部分时间,我只要专注克服口欲就好,挑战结束后,即便理解投资健康所带来的长远效益,但要摆脱沉沦于各种短期满足当中,真的又难又贵又麻烦。

道理我们现在懂了,不过要如何让健康膳食变得可负担?在美国洛杉矶,一家有社会意识的连锁餐厅Everytable,从餐食提供者的角度提供了“解方”。秉持“健康膳食是人权”的理念,这家餐饮企业致力为工作繁忙、生活奔波的人,提供快速、实惠、时髦的健康餐。

创办人波克(Sam Polk)解释,健康餐比较昂贵,并非因为业者要牟取暴利,而是小量采购的优质新鲜食材,加上客制化服务,推高了餐食成本,而Everytable的做法是利用中央厨房统一供给,并在每家店使用尽可能少的设备和人力,通过节省开销调低餐品售价。

此外,餐食的价格也会随门店所在地段调整,偏远地区的售价会偏低,用种种方式为不同区域的消费者提供健康便捷的食物,力求做到“麦当劳的价位,但比麦当劳快,比麦当劳健康”。

当然,我们这里还没有新加坡版的Everytable,但我暗暗决定,“健康挑战21”我下一次还参加,因为它让我“又难又贵又麻烦”的纠结,暂且变得“省时省心可负担”。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