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TikTok Linkedin | EN
心灵

心是满的

我试着相信每个际遇都有其安排,都是最好的答案。我记着了大家的摸样,相信有天会再续当时人文馆的时光。


(图片来源:Pexels)

那是2016年春末,那时的我刚踏足新加坡一个月,在异国他乡,参与了一场由慈青举办的净滩活动。炙热的阳光让大地发烫,净滩活动后,我随着大队搭乘巴士前往三巴旺,抵达一个远离城市纷扰的地方。这里是三巴旺女皇道,里边的建筑多半是英殖民时期留下的黑白色英式住宅区。

往内走去,“慈济大爱人文馆”牌匾悬挂墙上,一座地处幽静、给人温暖感觉的建筑映入眼帘。附近偶有几辆车子经过,虫鸣声不绝于耳,凉风习习,我站在门外,好像回到了家。

大概是知道团队要来,数名慈济师兄师姐已等在楼下接待,引导大家参观人文馆,并逐一介绍馆内各个角落与摆设。馆内设有世界馆、历史馆、故事馆、新加坡馆四个展区,讲述慈济在世界各地的历史故事。

慈济发祥于台湾花莲静思精舍,在灯光映照下,故事馆内一面墙是静思精舍大院子的照片,下方是一群常驻师父正在种田割稻,周围有老旧的铲子、稻米、婴儿鞋、蜡烛等。每一处的物品摆设都讲述了一段历史故事与含义,当中 “一日不做、一日不息”的克勤精神,在现今时代显得格外珍贵。

“这是我家的古老式洗衣板、这古老吊钟我家有……”参访时赫然发现许多家乡的旧物品,牵起了我的思乡情。墙上的字句,以手工的剪贴方式贴在墙上。我轻轻抚摸,仿佛能了解字句的意境,也感受到设计者想传达的讯息。

我最喜欢历史馆了。馆内往右的墙上是慈济的历史足迹,慈济文史点滴记载在墙上,从证严上人的诞生,到如今慈济遍及全球,横跨半个世纪,在不断前进的历史中,牵引更多志同道合的好心人共聚一起,如拓荒者般,点点造就美善的社会。

历史墙对面有道间隔板,板上证严上人的手指指向远处,好像在说:“我们一起往祥和、与世无争的道路去吧!”师姑师伯娓娓道来慈济历史故事,而板凳上坐满血气方刚的我们,他们谈古说今,像是将慈济人文传承给我们这一代,我当然得稳稳接住。不经意看见身旁友人一闪一闪的眼眸,再看看师姑师伯的大方优雅,我开始想着几十年后自己的摸样。

人文馆的每个角落有着各自的故事,像新加坡馆内的一把旧椅子,是早期六、七十年代理发廊常见的椅子。“姑娘要理个发吗?”戏里都是这么演的吧?经典走廊书架上的望远镜,没记错应该是在环保站收回来的。或许它曾经的主人是名探险家,带着背包和望远镜,四处寻找历史宝物呢!我开始脑洞大开,将一件件人文馆的物品做联想……

早期要做善事不容易,需长途跋涉到偏乡做访视。现今的我们可幸福多了,有车子代步,但那份爱心我相信历久不衰,我想当助人的那份心涌现时,我们就已和前人有着密不可分的连接。

往后好多个日子里,我都会来人文馆细品馆内的无声故事,偶尔心烦了、身倦了,它像是繁华中一处脱离俗世的地方,默默任由我将心安放,调整状态。

打从我变成常客后,馆里的师姑师伯成了我在异国的家人。大家总是微微笑的,彬彬有礼,在他们身上好似找不到常人该有的“锐”气,就像在一本慈济书刊记载的“蓝天使”般,默默守护大爱人文馆、慈济历史和慈济人的精神。每每遇到难题,身旁都有长辈的建议与陪伴,他们轻轻提醒,重重鼓励,我就会像充满电般有了力气,面对解决自己的问题。“我每次都遇到问题才找人家,自己又没什么贡献,会不会太丢脸了?”想着想着,身后传来师姑的呼唤:“晓君,进来吃点心吧!今天有咖啡! ”我望向厨房,嘴角上扬,往厨房走去。

2021年年初,听闻人文馆租约将在年底到期,结束5年的光辉岁月,我心里好像被石头压着很不舒服。一路走来的回忆,像跑马灯般不断回荡脑中,人与物、诚与情,久久不能忘怀。我在工作忙得不可开交的间中,努力抽空前来人文馆,只想将每一瞬间牢牢记着,每一处都往心里存,深怕有天将此遗忘。

“你还是老样子啊!”导览员师姑见到我,调侃地说。“嗯,看到你们很开心。”我笑着答,心里有些苦涩。偶然走到人文馆后方的院子,院子旁的大树仍无声屹立,想起以前有只往生的鸟儿被安放在这儿,不知它是否成为别人家快乐的宝贝去了?院子内有小小的走廊,桌椅依然在原地。四年前的夜晚,大家一同共餐,那段时光,最难忘、最不舍。

10月31日,人文馆走入历史,结束了短暂但耀眼的时光。我没能见着它最后摸样,也好,它在我心里就是那么宏伟、有着暖暖灯光照耀的黑白建筑物。我相信它一直都如此,即便往后换了新主人,它也如常保持一贯的落落大方吧?

年纪轻的我还是执着的,学不会“天下无不散宴席”的恬淡,没有师姑师伯坦荡的胸怀,但我试着相信每个际遇都有其安排,都是最好的答案。我记着了大家的摸样,相信有天会再续当时人文馆的时光。此刻,心是满的。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