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TikTok Linkedin | EN
心灵

为凡夫心点灯

既然我们都能明白凡夫心和真心的差别,为什么我们还是为了满足这个血肉之躯,而造作各种恶业呢?



(图片来源:Pexels) 

新加坡静思人文的团队开展了两星期一次的品书会,更深入地了解慈济精神理念。阅读的书籍,涵括《三十七道品》、《随师行脚》、《静思》、《善护》、《心莲》等等。

这一期的品书会中,郑素萍师姐选择了《点灯》——慈济的故事第四册,讲述的是1987年到1992年间台湾慈济的事迹。这期间,教育志业、人文志业与环保陆续开展。同时,慈善志业也在这时向台湾以外的地区延申。

证严上人对静思弟子的开示,被汇编为《静思语》,也在1989年出版。上人提到,佛法是引导我们做人处事的方向和方法,因此要建立在人、事、物上。《静思语》就是一部平易近人的人生指南,在我们人生的每一个阶段,引导着我们的心,往正确的方向前进。

这让我联想到旅美阿富汗裔作家卡勒德·胡赛尼(Khaled Hosseini)的第一部小说《追风筝的人》(The Kite Runner)里的风筝。这风筝是善良、勇敢、正义、信仰、梦想,是亲情、诚实、睿智,又或者是其他。

这本书的译者写道:“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风筝,不管那意味着什么,让我们勇敢地去追。”我们都是追风筝的人,追到风筝时,是生命绚烂绽放的时刻。小说里男主人公阿米尔的仆人的儿子哈桑,这个追风筝的好手,是一个心地善良,单纯的孩子。面对他的朋友阿米尔对他的嘲笑、背叛与伤害,哈桑选择了容忍与宽恕,以真诚对阿米尔说:“为你,千千万万遍。”

《静思语》也融入慈济教育志业教学中,用于孩子的心灵教育。这也让我思及孟子的教育理想在现代教育的运用。

孟子曰:“仁,人心也;义,人路也……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孟子说,仁德,是人要保住的心;义行,是人要依循的路。教育的原则没有别的,就是找回丧失的真心而已。

孟子认为,教育担负着把人的本心寻找回来的任务。孟子的“性善论”里,认为人有四种善的开端——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人,要通过教育,把这“四端”完善成四德,即仁、义、礼、智,达到的理想人格,并且“兼善天下”。正如上人所说的,人格成,佛格成。学佛,就是要把自己的真心修出来。

而我们的真心,又在哪里呢?

佛陀在《楞严经》里,引导着弟子阿难,认识凡夫心,寻找真心。凡夫心把身体当成“我”,终身沦为身体的奴隶。我们凡夫,往往为了得到别人眼里所谓的快乐,别人嘴里所谓的幸福,拼命赚钱买房买车,成了房奴车奴。《楞严经》称这为“认物为己”。而真心,则是把身体当成度众生的工具,并自在地运用这个幻化的身体。

证严上人也引导着静思弟子:

“人生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人生能被人需要,能够有份功能,为人付出,才是最幸福的人生。”

既然我们都能明白凡夫心和真心的差别,为什么我们还是为了满足这个血肉之躯,而造作各种恶业呢?佛陀在《楞严经》指出,我们凡夫,都有自己惯性的思维方式,美丑、好坏、真假,人与动物,这样的二元对立(颠倒)的认知,造就了生死流转。

因此,佛陀要我们放下,放下固有的认知,以开放的态度来接受佛的教育,才能自在,才能解脱。《静思语》中就有这一句:“心宽能包容,念纯能感恩。”这一念“心宽念纯”,成就了1991年中国华东水灾时,台湾慈济人在社会不解的声浪中,前往大陆赈灾助人。

海峡两岸经过几十年的隔阂,在政治、历史、文化及心理方面,都有矛盾、纠结和鸿沟。面对着这样的现实,上人不忍,也不舍。他说:“多年来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能哭,不能流眼泪,但是,当我发现国际间对救灾大陆反应冷漠时,实在很难过。我想,如果慈济不去救,还有谁会去救呢?”

当我读到这一段时,停了下来。心里一直在寻找一个答案:世间有什么样的力量,可以化开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呢?无意间,思绪在冰心的《繁星》中停留了下来:

心是冷的
泪是热的
心——凝固了世界
泪——温柔了世界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