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医疗

牙医兰卡行 欢喜付出中缩小自己

慈济义诊团队来到斯里兰卡,牙科是必要也是深受欢迎的科目。一年两次,需要补牙、拔牙的兰卡居民,期待的就是义诊团的到来,解决一家大小的牙齿问题。多名牙医和牙医助理多年来持续投入义诊和带动团队,从欢喜付出中见苦知福,更学会缩小自己。


"SL20111015MEA-XJS-446.jpg”
每次的义诊,牙科是必要也是深受欢迎的科目。此次牙科团队总共服务了557位需要补牙、拔牙的兰卡居民。摄 / 许景盛

“Open(张开嘴巴)– Ka-Ter-Arinna
Close(关上嘴巴)– Ka-Ter-Wahanna
Bite(咬)– Ha-Panna
Pain(疼痛)– Ree-Day-Nawada
Teeth Extraction(拔牙)– Dath Galawanna
Teeth Filling(补牙)– Dath Purawanna”

这是贴在牙科义诊室墙上的常用词汇翻译。

把孩子嘴里的蛀牙拔掉后,牙医接着把棉花按在伤口,看着面前墙上的翻译,轻轻地对孩子说:“Ha-Panna(咬)。”语言不通,是斯里兰卡跨国义诊行很大的挑战。虽然2011年10月14日至16日的第五次大型义诊多了许多本土翻译志工,但来自新马的医护人员若能学会几句可以立即应用的辛哈拉语,确实方便许多。

在斯里兰卡小市镇,一般在私人诊所的拔牙需花费五百卢比(合6新元),补牙一千卢比(合12新元),如果到比较大的城市,拔牙费用需花费一千卢比,补牙两千至三千卢比(合23至35新元)。一般居民相信大城市的牙医会用较好的补牙材料,补好的牙齿才会不容易脱落。

得知有从新加坡远道而来的义诊团,五公里外阿都鲁咖玛村(Atulugama Village)的居民们好不高兴,因为他们都对慈济义诊的牙科团队非常有信心。

阿都鲁咖玛村是一个回教徒聚居的村落,村里医疗设施匮乏,居民也有嚼栳叶的习惯,蛀牙问题相当普遍。趁星期日学校没上课,居民成群结队带着孩子一起来到班达拉伽玛区域医院(Bandaragama District Hospital)的义诊现场看牙科。

随妈妈和妹妹来到义诊现场,七岁的阿都拉(Abdullah)自出娘胎,只看过一次牙医。孩子一张开口说话,哇!上排门牙蛀了两颗,在阿都鲁咖玛村落里,就有许多孩子有着像阿都拉一样的蛀牙。

斯里兰卡穷乡僻里的孩子比较缺乏卫教。一年两次,需要补牙、拔牙的居民,期待的就是义诊团的到来,解决一家大小的牙齿问题。此次义诊牙科团队共服务了557名居民,人数仅次于内科,而五次义诊以来,累计嘉惠了大约两千五百人。

新加坡分会在三年内举办的这五次跨国义诊,人医会牙医召集人邓国荣医师从未缺席。邓医师带领牙医团队,用心面对每次义诊中的不同挑战。从开始的三、四名牙医,到这次共有九名牙医加入,团队阵容越来越见规模。义诊团队从新加坡樟宜机场出发前,邓医师还特别叮咛医护人员要注意团队行仪和衣着等等。“纽扣要全扣上,上衣要塞进去哦!”温和亲切的语气,在在表现出他对每次义诊的重视和用心。

邓医师说他做义诊是做上瘾了,在一个不需涉及金钱考量,单纯肤慰的病医关系中,可以真诚直接地沟通和互动,这对他来说是很有意义和满足的事。身为基督徒的邓医师,并不因为宗教信仰不同而有所保留。他认为其实来义诊送爱,是大家共同的理念。他希望基督徒放下疑惑,不要认为慈济是佛教团体而错过付出的机会。

邓医师诊所的牙医助理余绍香参与了五次兰卡义诊。她有感而发地说:“每次义诊都有不同的挑战,从邀约牙医参与,协助行前解答大大小小的问题。这次义诊报名牙医助理的志工只有两位,所幸有许多志工愿意学习,克服了助理不足的困难。”

参与义诊多年的经验,让余绍香更珍惜自己所拥有。看到斯里兰卡的孩子每人就只有一双鞋子,反观新加坡小孩,一人拥有四、五双鞋子是很平常的事。“我们来到这里,其实只为居民做一点点,可是他们的感激之情,真的让我承受不起。”她分享说,这次有名孕妇来补牙,志工和医护看到她怀着五个月身孕,心生不忍,牙医就优先帮她补牙。牙齿补好后,跟在她身边的小男孩居然马上跪在地上向医护人员顶礼感恩,让所有人都感到很震撼。

义诊经验丰富的牙医王增峻医师,自慈济新加坡分会在印尼巴淡岛举办义诊时,就加入牙科团队。他表示参与义诊让他更深刻体会自己是多么的有福。义诊中,虽然病人没有付一分钱,但医师们是那么愿意为他们做一点事,就是内心那份满足感推动着自己继续参与。

学会以病人为师,学会谦卑,对王增峻医师而言,是件幸运的事。来到兰卡,看到病人耐心排队,没有一丝怨言,他想起以前刚加入慈济人医会时,自己穿上人医会白色制服,曾自认高人一等,如今发觉自己在慈济道上只是个幼儿园的学生而已。他感叹自己这些年来浪费了许多时间,虽然已经是人医会成员,可是这并不代表自己是慈济人。王医师表示自己需要认真学习更多慈济人待人处事的哲学,提升自己,期许可以成为人医会的楷模。

而第一次参与慈济义诊的年轻牙医李民显医师,来到斯里兰卡才发觉病人比想象的还要多。兰卡居民很少机会看牙医,的确很需要帮助。两天半马不停蹄的义诊,虽然身体很累,但心灵上很满足。他说,慈济义诊团的先遣部队把一切都准备就绪,医生来到现场,就像搭上顺风车,马上可以运作。而且在这里,跟着前辈医生,听他们分享人生经历和义诊经验,确实收益良多。

"SL20111015MEA-PBT-446.jpg”
牙医助理余绍香(左)参与了五次兰卡义诊,筹备过程中皆面对不同挑战及考验,但义诊中一幕幕贫病患者所示现的生命教育,让她深感震撼及更珍惜自己所拥有的。摄 / 潘宝通

"SL20111014MEA-CBH-446.jpg”
虽然此次参与义诊的牙医助理只有两位,但志工愿意学习来补位,虽然不是专业,但用心的态度克服了助理不足的困难。摄 / 陈碧慧

"SL20111015MEA-CBH-349.jpg”
慈济义诊让王增峻医师学会以病人为师及谦卑。他感叹自己虽已是人医会成员,但幷不代表是个「慈济人」。正在参与慈济培训的他,表示自己还需认真学习慈济精神,成为人医典范。摄 / 陈碧慧

"SL20111014MEA-XJS-013.jpg”
新加坡人医会牙医召集人邓国荣医师从未缺席过任何一次的兰卡义诊,用心面对每次义诊中的不同挑战,用身教来带动,是团队中的人医典范。摄 / 许景盛

"SL20111017MEA-LMH-001.jpg”

"SL20111017MEA-LMH-005.jpg”来自阿都鲁咖玛村的阿都拉(Abdullah)自出娘胎,只看过一次牙医。上排门牙蛀了两颗,牙医叔叔细心地为他拔牙。摄 / 李明慧

"SL20111015MEA-CBH-471.jpg”
拔牙疼痛的孩子哭了,邓国荣医师赶紧吹起塑胶手套变成气球,大家用尽办法来安抚受惊的她。这种场景常出现在义诊现场,医护与志工团队用心肤慰。摄 / 陈碧慧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