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TikTok Linkedin | EN
医疗

火金姑来照路 台湾牙科义诊扶弱势

国际慈济人医会长年服务偏乡、医疗缺乏地区与照顾弱势及身心障碍者的非营利组织。慈济义诊上,牙科的需求总是居高不下。台湾人医会的牙医团队又是如何落实全人照护、深耕社区呢?


2020年11月,205位台湾慈济人医会成员齐往台东,到三家养护机构为住民进行洗牙服务。

国际慈济人医会长年服务偏乡、医疗缺乏地区与照顾弱势及身心障碍者的非营利组织。慈济义诊上,牙科的需求总是居高不下。台湾人医会的牙医团队又是如何落实全人照护、深耕社区呢?

北区慈济人医会谢金龙牙医师娓娓道来牙科义诊团队在服务上的发展。2003年,林鸿津医师率团参访日本牙科的身障医疗,返台后分享引发团队的兴致。2004年农历年节时,吕芳川师兄、林鸿津医师等带队来向上人拜年,并提出对身心障碍者的口腔照护草案。获得上人支持后,便开始规画社区志工与牙医师等相关培训课程,林鸿津医师结合台北县牙医师公会、台北医学院,聘请东京齿科大学来为人医团队进行教育训练。

东区人医李彝邦医师(左)与北区人医谢金龙医师,分享牙科团队深入社区、照顾特殊族群口腔健康的经历。

照顾身心障碍孩子的口腔健康

当时只要发现特殊需求个案或机构,便前往关怀、卫教、治疗等,慈济医院则作为后送医院。2007年,北区人医会与时任台北慈院牙科部沈一庆主任推动合作计划,拜访医院附近学校的特教班。一开始由志工开车接送有需求的学童至慈院就诊,免费看牙、洗牙,护理师全程陪伴,也在慈院展开全人关怀,包括有小儿科、复健科、牙科等做整体治疗计划评估,协助就医治疗。“有些极重度障碍,没办法在门诊看牙的,我们就移到手术房,先全身麻醉、再治疗。”十五年过去了,谢医师说,这些人医志工团队照顾过的身心障碍孩子们,现在都已经成年、甚至已经在工作了。

当时林鸿津医师曾带领一批医护进到八里教养院服务,团队历经一番努力,终于让院生、住民从一开始的排斥、抗拒到后来愿意学习刷牙。其中一位脑性麻痹的女孩,学会用脚拿着牙刷刷牙。时间一久,孩子们也与团队建立起不错的情谊,“有一天,他们说,想去东京迪斯尼,然后我们就真的带他们去了!”就连日本东京齿科大学教授也相当讶异,台湾竟然能做出这样的服务成果!

牙医团队甚至也曾把牙科的治疗床、诊疗椅直接搬到教养院,人医会的牙医师每个月或每周轮流排班,前去协助治疗、洗牙。“里面有许多坐着轮椅的朋友,志工总是温柔的将病人抱上诊疗椅。因为长期关怀,牙医团队跟与住民也建立了情感,每次去看探望,都得到很多的笑容与招呼,那便是最动人的回馈。”除了教养院,早疗机构、自闭症中心、服务烧烫伤友的阳光之家、脊髓损伤中心、各地的外籍移工联合义诊健检等,都有牙科团队的足迹,甚至跨海去到金门服务、卫教等。谢金龙医师感恩各区人医用心付出,正如台南的牙医团队,“他们一年竟然承担了十五处教养院等机构义诊服务,只能赞叹!”。有些机构的病友,脑伤或受伤后手会蜷缩,团队也教他们如何使用辅具,来清洁、照护自己的口腔。

台上播放着许多牙医团队与志工服务的身影,“感恩他们都还在,只是大家已从黑发变成白发。”语毕,台下立刻响起一片热烈掌声!

林鸿津医师(左二)是台湾人医牙科团队推展义诊服务的重要推手之一。

关怀看牙处处受阻的植物人

接着由东区慈济人医会李彝邦医师接棒分享牙科团队的人医之爱。李医师同时也是花莲慈院牙科部特殊需求者牙科主任,他与谢金龙医师一样,都曾接获植物人家属、机构工作者反映,为了带着无法动弹的病人看牙,人都带到医院、也先预约挂号了,却当场被“退挂”,仅以一句“这个我们没有办法看”,便让家属心酸地带着病人返家。

2008年人医会接到台中清寒植物人赡养中心的一位社工来电,表达植物人想看牙医却处处碰壁的窘境并寻求协助。同年十月,人医会即启动服务,去帮植物人看牙、洗牙、治疗且不收诊疗费。

李彝邦说,因为植物人无法表达、无法自行张口,长期下来,口腔容易滋生细菌、产生牙菌斑、牙结石等,像是罹患牙周病就容易流口水,也让病人口腔、甚至整个房间都充满异味。“然而,他们在经过人医会牙医师的诊治、洗牙后,身上的味道便不见了,家属来探望,也不会因为异味而不敢亲近,无形中也拉近了亲人间的距离。”

李彝邦医师感叹,一个植物人就代表背后有一个家庭正在受苦,他们同时要忍受“经济苦、心理苦、照护苦”三大苦楚。人医会的牙医团队也试图尽一份心力去减轻这样的苦楚。李医师曾在2007年前往日本齿科大学,学习口腔居家医疗照护,带着这份专业,他再与具备水电专才的医疗志工讨论,如何改良器械设备,来安全执行洗牙,这之中有诸多巧思,包括病人的位置、洗牙器具的改良,以及最重要的,洗完牙后要如何把牙结石等残余物吸抽干净,“这也是为什么安全执行成为首要任务,因为病人是无法自行漱口的。”

开心的是,人医会牙医团队为植物人赡养中心执行了三年的洗牙、诊疗任务后,不仅解决了他们的口腔异味、还降低了他们的罹病率与住院率,更肤慰了家属的心。

这当中还有一段动人的“负面回馈”,是来自台东创世赡养中心一位25岁的年轻人,他喊话:“李医师为什么没来帮他洗牙、也没来唱歌给他听⋯⋯”

咦!植物人为什么还会开口抱怨喊话?原来这位年轻人因为车祸脑伤在赡养院躺了半年后,奇迹似的苏醒,而他最喜欢看到李彝邦医师。因为李医师知道他喜欢听周杰伦的歌,去看他时,还特地练了周董的歌,唱给他听。他总是边听、边笑,李医师还鼓励他复健走路,“只要你能拄着拐杖走,我就带你去台中玩。年轻男孩回问:“那我坐电动轮椅可以吗?”

李医师也不是省油的灯,为了鼓励他练习走路,立马回应:“我才不要哩,你只要能拄着拐杖学走路,我就带你去!”

这十四年来,台湾慈济人医会的牙医团队,定期前往全台十处创世植物人赡养中心,义务为植物人洁牙,保持口腔健康。谢金龙医师补充道,他们也定期前往台东,一到了国境之东,才更深刻感受“虽然健保普及,但还是有医疗缺乏的地方!”最后,李彝邦医师感性说道,人医会的成员们依然在各处默默发光,“希望能用我们如同火金姑般微弱的光,照亮各地的角落。”

 

本文转载自《人医心传》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