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TikTok Linkedin | EN
慈善人物综合

山迪普进城记

一个追寻佛陀足迹的影片中偶然扫过的画面,一位不知名的病苦男孩,紧紧牵动了上人的心;台湾和印度志工携手寻人,不只找到了他,还陪伴他跋涉一千多公里求医……


拍摄单位来到二千五百年前佛陀游化说法的印度王舍城,屏幕上呈现当地寻常百姓的生活,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小男孩,不经意出现画面中。(提供/ 花莲本会)

为圆满《静思法髓妙莲华》经藏演绎广说佛法,工作团队于印度王舍城等地拍摄影片,引领会众追寻两千五百年前的佛陀足迹;6月12日团队报告进度,播放了这支影片,一个骨瘦如柴却腹大如鼓的小男孩,不经意出现在画面中,紧紧牵动上人的悲念,接连两天的开示,心系这位病苦小男孩。

这照映人间疾苦突兀震撼的景象,着实让人不舍。慈济基金会同仁展开跨国寻人任务,首先从制作空拍影片的公司询问起,查到了村庄的名称。印度距离台湾四千两百公里远,土地面积是台湾的91倍大,想找一个人就如同在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大家想到了印度的新进志工世国,他就住在王舍城,担任中文导游;6月13日得知寻人任务,他14日早上九点半即衔命出发,手中只有村庄的名称、照片、影片等线索。他骑着摩托车,顶着烈日当空、摄氏46度到48度的高温,走过一村又一村寻人。

“就是这个影片中的榕树,右边这条看起来不太像路的,却是路,就是通往小男孩的家。”傍晚五点,太阳就快要下山,世国终于比对到影片中的大榕树,来到第七个村庄巴德里普尔村(Badrepool Village),沿途向村民打听,在天黑前找到了小男孩,即刻与台湾志工视讯,激动之情让他忘却一身疲累,眼底尽是欢喜!

人海茫茫,与小男孩相遇

小男孩山迪普(Sandeep),今年九岁,有七个兄弟姊妹,家里有十口人,十八岁的哥哥已经结婚,育有两个小孩。来到他们家,映入眼帘是典型的农村景色,泥土路,砖造房,十口人全住在一起,但屋内只有一张床。屋外,妈妈切着类似稻秆的农作物,饲养牛及一些牲畜,纯朴简单中也诉说着生活的不容易。

透过视讯,台湾志工转达上人和慈济的关心,妈妈惊喜之余,悠悠说出深切的盼望:“非常感谢慈济,也希望小孩子有得到治疗的机会,甚至能够受教育。”

在佛的国度,这分漂洋过海、绵绵无私的大爱,彻底融化也感动了世国,看着眼前这穷困的一大家子,他立即外出购买物资捐赠,有25公斤大米、十公斤面粉、五公斤马铃薯、一公升食用油及香料、饼干、巧克力。

世国并将满心的感动化为行动,邀约住在菩提迦耶的士杨,两人6月16日再度来访,研商山迪普就医事宜。

因缘说来巧妙,两人曾于2013年在新德里学习中文而相识,九年后因为慈济再度联系上;彼此相距七十公里、约三个小时的车程。

出发前,士杨用心准备了礼物给山迪普,有文具用品,还有新的衣裤;他贴心地挑选大了几号的新衣,好让山迪普的大肚子能穿得下。

但难得穿上新衣的山迪普,脸上并没扬起笑容,也许早已习惯自己与别人不一样;旁人的取笑,消磨光孩童该有的天真。在不快乐的氛围下长大的他,漠然空洞的神情更令人不舍。

五年前,山迪普曾经到比哈尔省的首府帕特那市医院就医,并将X光片跟超音波检查报告带回家。当时因为家里经济状况不允许,加上医师说明手术会有风险,所以治疗就此止步。

志工将这份病历传送给台北慈济医院院长赵有诚,经过专业判断,并非蛔虫或是腹水问题引发大肚子,而是与小儿泌尿相关。儿童泌尿科权威杨绪棣副院长接手病历后,立刻与加尔各答及新德里医师联系,在线商讨治疗的可能性。

士杨(左)和世国(左二)陪同山迪普就医,引流手术完成,准备转进加护病房观察。(提供/ 花莲本会)

旅途二十小时,共赴未知

为了取得医疗现况报告,6月23日,山迪普与父母在世国陪伴下前往菩提迦耶,与士杨会合,入院检查。

翌日,士杨一拿到X光片,马上回传讯息。医者父母心,赵院长看了报告不舍地说:“这是一个自然病史的现象。当一个地方缺少治疗介入时,让疾病逐渐发展到最极致的样貌。”

“如果小男孩来到台湾,是可以受到很好的医疗,但是我们要想象他其实从来没有出过他的村庄……”赵院长设身处地,在种种考虑下,给了治疗的方向:“右肾能正常运作,若好好医治,小孩仍有长大成人的机会。左肾的部分可能需要做一些了解跟处理,可以先在新德里由资深的苏佳医师做腹部引流手术,再评估后续治疗。”

新德里距离巴德里普尔村有一千一百公里远,7月18日,世国陪伴他们从离家不远的公车站到王舍城,再搭上火车,经过三小时抵达迦耶火车站,跟士杨会合。从迦耶到新德里才是考验,因为七、八月是旺季,火车票一票难求,士杨好不容易买到的车票是最快抵达的班次,但也要车程十二小时,下车后又要花一个小时到医院……这一趟路共花了二十小时!

他们一家人从未出过远门,这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士杨贴心协助在火车卧铺铺好床,十分羞涩的父母及不吵不闹的山迪普,在旅途劳顿下很快就睡着。

白天卧铺收起来就变成椅子,世国脸上始终挂着笑容,暖心地照料大家用餐;家里也有两个稚龄小孩的世国,更能了解为人父母的辛酸及企盼。

天候炙热,长途火车上大家汗水淋漓,辛苦不在话下;父母静默的时候居多,为了孩子的未来,他们不能害怕,把握这次机缘,勇敢向前。

山迪普72公分的腹围术后缩减到五十九公分,仍需持续观察,评估肾脏功能。(提供/ 花莲本会)

不辞劳苦,只想救他一命

“孩子的状况已经这么不好,为什么没有早点看医师?应该要早点做治疗才是。”阿波罗医院是印度最高等的医院,由台北慈院联系的苏佳医师亲自诊治,眼前孩子如大西瓜般的肚子着实让他吃惊。妈妈这时才更加意识到山迪普的病情,有着刻不容缓的急迫性,明白慈济人主动找到他们,跟时间赛跑的善意与关心。

于是士杨负责奔走办理医疗手续,世国全心关照安抚一家人。因为山迪普还小,医师让妈妈穿着手术服进到开刀房陪伴。一个小时的引流手术完成,山迪普转进加护病房观察,从目测上就能发现他的肚子明显小了许多。

难以想象他在腹部装满尿液下,是如何度过每天的生活;手术时排出七公升,陆续几天还从腹部流出些许。肚围从72公分慢慢缩减到59公分,医师交代需持续观察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再评估肾脏功能。

原本以为一切顺利,可是又迎来另外一项震撼。“我们以为肚子会变成扁平,没想到它凹下去一个洞!”这景象吓坏了士杨,赶紧联系台湾,经过赵院长解说,才得知因为器官经过长久压迫还没有归位,但会渐渐改善。果真到了第三天,连撑开过久的皮肤也慢慢复原了。

“让他的脚抬高,以类倒立的方式,看看是不是能够再导出一些尿液。”透过网络联机,赵院长细细叮嘱。于是世国和士杨,时不时就帮山迪普尝试不同的姿势,就算管子里的尿液因移动而漏出,喷溅到身上,他们毫不在意。

为了让赵院长确认山迪普能否安全返家,士杨用心找了另外一家可以做超音波的检验所。“依照超音波报告所见,引流是非常成功的,腹部只剩下少部分的液体,所以回家没有问题。”有了赵院长的专业意见,他跟世国才放下心来安排归程。

“从一开始的怀疑到现在亲眼所见,我们不敢相信他真的变好了。”7月24日,邻居通通跑出来看山迪普,惊讶和惊喜全写在脸上。

“如果你们不来找我们的话,我想我也没办法救孩子的命。”一路安静的爸爸在志工护送到家后,再也忍不住激动,说出感恩。就连爷爷、奶奶也赶来,热情地握着世国的手:“感恩敬爱的上人,感恩能够改变孩子的一生。”

“如果不是有士杨,我也不知能做什么?”历经一切后,世国感恩士杨的力挺。士杨也回馈:“我们从来都没看过这样的情形,实际上是害怕的,但还好有世国一直帮忙照顾孩子,才能完成治疗。”台湾与印度的慈济人携手帮助山迪普,而爱还在持续进行……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