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Telegram TikTok Linkedin | EN
慈善人物综合

一路逃亡 何处是“小乌龟”安全的家

战争改变了总是埋在沙发看手机的“小乌龟”丹尼尔,可是在慈济,丹尼尔开朗了,慢慢变回以前活泼调皮,能与人亲近。


 “小乌龟”的名字叫做丹尼尔,因为慈济志工每次看到他,他都埋在沙发里面,然后看着自己的手机,形似一只小乌龟。(摄/ 慈济基金会)

自2022年2月24日俄乌战争开战以来,造成七百三十万名乌克兰儿童有七成需要人道救援,根据联合国统计,这七成儿童有三分之二无家可归,在乌克兰境内的就有三百万名需要救援,另外225万名则逃往他国成为 难民,这里头有无数的孩童遭受心理创伤、营养不良的问题,“小乌龟”就是这样一个在这场战争里,遗失了笑容的孩子。

悲怜战火儿童 志工以爱陪伴

“小乌龟”的名字叫做丹尼尔(Daniel),是接受“以工代赈”难民埃拉的孩子,3月时跟妈妈从乌克兰逃离到华沙。为什么叫做“小乌龟”?因为慈济志工每次看到他,他都埋在沙发里面,然后看着自己的手机,形似一只小乌龟。

小乌龟他喜欢吃苹果,想吃的时候,他就会拿着一颗苹果走到志工面前,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用手指着苹果。志工跟他点点头说:“可以。”他就开心又腼腆的笑笑,然后跑回他自己的小角落。小乌龟喜欢看影片,不喜欢跟其他的孩子互动,总是一个人把自己藏起来,像是守住自己的一方天堂。

其实乌克兰有无数像小乌龟这样的孩子,在逃难的路途中饱受惊吓、骨肉离散,他们受到了心理创伤,因而变得没有安全感,对人、事、物都有着防备心。

这二百多万的孩子跟着妈妈逃到邻近的国家,依联合国的数据统计,最多的是落脚在波兰,再来就是匈牙利,还有罗马尼亚、摩尔多瓦及斯洛伐克。有这么多孩子往欧洲这么多国家移动,于是慈济人在证严上人与慈济基金会颜博文执行长的指导下,借力使力,与十一个组织,其中有联合国国际组织、当地跨宗教组织等合作,让孩子们在逃难的路上,都有慈济人的爱与陪伴。

“神奇的箱子”里 装有救命物资

在战火蔓延的乌克兰,许多家庭就在地下室防空洞躲藏着,二、三个月不敢出门,他们唯一出来的时候,是因为没有粮食才被迫离开家园。他们长途跋涉,有一餐没一餐的,所以造成许多孩子营养不良,有一些则因恐惧而受到伤害。

在六月初慈济与四个组织一起合作,提供医疗物资到乌克兰给难民,为什么是这么多组织呢?其实每一个组织都有他们擅长的项目,像这之中有三个组织是具有医疗背景的,由他们负责采买,评估需求;有专门负责运送物资到医院及医疗站,进行医疗援助,就是彼此分工。

这些援助的物资,装在志工所说的“神奇的箱子”,其实也就是世界卫生署儿童医疗组装,这个组装可以提供儿童病房大约十到十五张病床,五十位严重缺乏营养的儿童,三个月所需的药物、消耗品及器材。

慈济基金会总共购买了十二组,每一套组装有八箱物资,重量超过四百公斤,每一箱有上千个物品,比如最需要的抗生素、止痛药、维他命等,上头都有特别的标示跟注记,就是医疗的共同语言,可以让每一位医护人员知道这些箱子的用途,这些医疗组装目前提供给儿童医院,及临时搭建的简易儿童医院使用。

“蓝点”安全空间 短暂休息“化城”

除了医疗需求,其实在逃难的路上也会遇到其他问题,孩子可能走失、心理上的需求,甚至有一些是奶奶带着孙子,或者孩子本身就是孤儿,需要托孤给其他人,或是到了边界没有足够的文件,可以让他们顺利地通过。

于是慈济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在4月15日开始提供一些服务,其中一项是设置临时的收容所、或在车站设紧急应变小组,小组是四到七个人左右的编制,有律师、社工、医生、心理辅导员,能马上为难民解决当下发生的一些问题。

在四月到六月慈济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的期间,将大约二千个家庭转介给其他的社工服务,为超过五万五千个孩童与他们的监护人进行心理辅导,还有提供一千二百多人的紧急救助金,另外还为四万三千多人提供医疗服务。

逃离了乌克兰,难民还是会遇到许多的问题,所以儿童基金会在许多国家,如摩尔多瓦、斯洛伐克、波兰、罗马尼亚、意大利,还有保加利亚等国家,都设有一个叫做“蓝点”的安全空间,提供一些物资,还有一个短暂休息的地方。

每一天会有几千个孩童经过这些安全空间,在这些安全空间里,饱受惊吓的孩子可以得到安抚,有食物可吃,不至于挨饿。在这个空间也可以做很重要的登记及留下档案,确保安全;透过登记,可以帮妈妈们寻找自己的孩子,也可以确保这些孩子不会被坏人掳走贩卖。

为难民长远计 帮助融入小区

收留最多乌克兰难民的国家是波兰,慈济在波兰有两个很优质的合作伙伴,一个是“灵医会”,另一个是“波兰妇女协会”。慈济与波兰妇女协会合作设立了称做“安全避风港”的空间,那里执行长(CEO)说:“其实难民不管遇到什么大风大浪,希望这里永远是他们在波兰的家,孩子可以在这里无忧无虑的学习及玩耍。”

慈济与波兰妇女协会合作设立了称做“安全避风港”的空间。(摄/ 慈济基金会)

这个空间在6月29日正式开幕了,这里有食物,有温暖的空间可以让乌克兰人民放松心情。

“安全避风港”目前以孩童的服务为主,开设青年的语言班,还有小区的38场活动,分别是一些夏令营、绘画课、野餐等等。

为什么要办这类型的活动给孩子们?因为这些孩子如果没有跟波兰的孩子互动,他们永远都无法融入小区、社会,透过这样温馨的活动,像绘画课,波兰跟乌克兰的孩子可以玩在一起,以后他们上学的时候也不会太吃力,有了学历,以后才能找更好的工作。

由此可见,波兰妇女协会其实是规划得很远,他们希望这些孩子们来到这里,不是临时性的,而是以他们将来可以在这里生活,并拥有自己一片天为出发点。

他们还发起在孤儿院开辟菜园,希望可以跟当地的一些老人家互动,所以波兰妇女协会就跟一些妇女组织,还有一些当地的小区志工说:“我们一起来帮助这个孤儿院。”希望透过这样的互动,孤儿院里的孩子们可以感受到波兰人的爱,另方面也可以种一点菜,让孤儿院有食物,自给自足。

教导孩子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呢?其实就在于“玩”。所以他们就有各式各样的活动,让孩子们去体验,比如教孩子学波兰语言,让他们看电影,从影片中学习;教育的部分,就是玩一些波兰小孩子会玩的游戏,然后融入了数学、英文。至于心理辅导方面,因为孩子们有些有心理创伤,就会使用音乐让孩子们发泄自己的情绪,有时也会带他们去图书馆借书,或去海边游泳。

“安全避风港”目前以孩童的服务为主,开设青年的语言班,还有小区的38场活动,分别是一些夏令营、绘画课、野餐等等。(摄/ 慈济基金会)

教导孩子感恩 大声说出谢谢

另一个与慈济合作的组织就是“天主教灵医会”,灵医会提供难民住宿,像沃米安基原本是修道院,将部分空间提供给难民住宿,目前收容了21位成人,十一个孩子。

这里特别收容带着比较小的孩子的妈妈,还有一些身心障碍者,希望他们可以长期住在这个收容所。在这里所有人互相帮忙,自己打理饮食、一起吃饭,自己清理环境,“希望他们可以把这收容所,变成家的感觉。”罗马神父表示:“只要难民需要,我们会一直守护他们,感恩慈济,让这个家充满了孩子的笑声,带来了希望与未来。”

灵医会也发现了,带孩子的妈妈很难找到适当的工作,因为时间上没办法配合,所以灵医会就决定在收容所里面办一个托儿所,然后邀约慈济一起来帮忙。这个托儿所除了收容所的一些孩子,也有收小区里的乌克兰儿童。

露巴以前在乌克兰是老师,所以吸取了慈济志工的一些技巧,进行品格教育,就是用静思语结合乌克兰的文化,因为乌克兰妈妈们很担心这些孩子们来到波兰后,忘了自己的语言及故乡,虽然以后是否还有机会回到故乡是未知数,但希望孩子们还是可以持续的认识及了解自己的国家,所以露巴也会用一些乌克兰的传统故事,去教导孩子们。

教育的部分,就是玩一些波兰小孩子会玩的游戏,然后融入了数学、英文。(摄/ 慈济基金会)

他们也教孩子们大声的说出“谢谢”,所以每一堂课开始及结束时,孩子们都会很大声的说,“谢谢!谢谢!”志工问孩子:“你说谢谢,你谢谢谁?谢谢什么?”有孩子就很天真的说,“我要谢谢今天天气很热,我们可以出去玩。”、“我要谢谢,今天我们吃的东西很好吃。”就是以这样的方式,让孩子们知道其实每一件事情都来得不易,要有一颗感恩的心。

肤慰受伤的心 盼来灿烂笑容

灵医会的神父分享了一个故事,有一天他们办了一个活动,突然间有一个气球破了,结果孩子们第一个反应全都躲在桌子底下,再也不敢出来了。在互动当中,可以观察到许多这样的现象,孩子们只要遇到一些比较大的声音,或是人太多了,他们第一个反应就是快点躲起来。

孩子的恐惧是需要时间与陪伴的,就像露巴常常办活动进行到一半,孩子突然间就很安静。露巴就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跟他们说:“没关系,没关系!不要害怕。”志工们也许无法让他们忘记所看到、听到的,但是可以帮孩子们创造更多快乐的记忆。

孩子的恐惧是需要时间与陪伴的,常常露巴办活动进行到一半,孩子突然间就很安静,露巴就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摄/ 慈济基金会)

就这样,在所有组织及志工无私又温暖的持续陪伴下。有一天,小乌龟跟台湾志工涂君晔要了一颗苹果,涂君晔一如以往,以为他要了这个苹果,又会躲回小角落去。但是没有,小乌龟要了这个苹果以后,拉了一把椅子,静静地坐在涂君晔的身旁吃起苹果。

过了一阵子之后,涂君晔就发现他常常跟大家打招呼说,“哈啰!”,打完招呼又跑走了,但是小乌龟每天早上都会做这样的事情,逐渐变得开朗起来,能开始跟其他的孩子一起玩了。

虽然丹尼尔仍是会害羞,也不善于表达,但是可以看到他终于不再害怕每个人,也不再把自己藏起来,开始很努力地做一个小小的志工,帮志工们搬毛毯。妈妈埃拉说:“战争改变了Danny,(就是Daniel,小乌龟的名字),可是在慈济,丹尼尔开朗了,慢慢变回以前活泼调皮,能与人亲近。”

俄乌战争造成了520万个孩子的童年不再是快乐的,而是充满害怕与不安。但是在志工用心用爱,去拥抱、去陪伴这些孩子们,逐渐拾回孩子的纯真。志工帮助这些孩子的身心健康、教育,提供安全的生活,也安抚妈妈们的心,在让他们逃亡的路上,直到抵达新的家园,都有慈济爱的陪伴。

就在涂君晔(左)待在华沙的最后一天,虽然丹尼尔跟妈妈埃拉已离开了办公室,但知道涂君晔即将离开华沙的讯息后,他们又折返回来,然后给涂君晔一个大大的拥抱。(摄/ 慈济基金会)

就在涂君晔待在华沙的最后一天,虽然丹尼尔(小乌龟)跟妈妈埃拉已离开了办公室,但知道涂君晔即将离开华沙的讯息后,他们又折返回来,然后给涂君晔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们心里的春天也许依然未到,但是在志工无私的爱里,又再次露出太阳般的灿烂笑容。

 

(备注:整理自执行长办公室同仁涂君晔在慈善志业分享之内容)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