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医疗

敲开你心门 视界大不同

从病卧在床,到独力坐着长达十多分钟,偏瘫了十四年的哈蜜妲,终于能重见窗外蓝天。接受慈济居家医护服务不到一年,哈蜜妲的健康明显改善,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灿烂。母亲的正面示范,加上医护团队和朋友的鼓励,让洛曼反思,自己是否也应该鼓起勇气,努力克服健康、工作和婚姻中的种种考验?


 SG20150408 MEA CRJ 047
不到一年的治疗和物理复健,马来族奶奶哈蜜妲已经能从病卧在床到独力坐起来。她见到慈济护士林美玉(右)、医疗志工张爱萍(中),就如见到家人般的欢喜。(摄 / 陈柔洁)

从仰躺的视角望去,窗外世界被铁窗阻隔,哈蜜妲(Hamidah)默默送走了无数个日夜。十四年前中风出院后,病床就是哈蜜妲的归宿,陪伴她的往往只有床边的一台电视。

哈蜜妲和幺儿夫妇蜗居在一房一厅的政府组屋,杂物堆叠,空气不流通。一家三口挤在斗室里,偶尔夫妻之间的口角,也很难避开哈蜜妲的耳目。幺儿洛曼(Lokman)不无感伤地说:“妈妈听了会难过。”

三十出头的洛曼是哈蜜妲的贴身照护人,尽管他也罹患多重疾病,但母亲的起居生活,洛曼都不假手他人。“妈妈生育我,她对我们的付出,比我现在为她做的还更多。”十四年来侍亲至孝,洛曼毫无怨言,然而他发现自己的体力上越来越力不从心。

其实洛曼长年被糖尿病和高血压困扰,后来双眼患上白内障,也不能过度操劳,被医生诊断为不适宜工作后,不得不放弃一人打两份工,家计就落在太太身上。为了节省开支,洛曼也没有继续求诊,还因为经常昏眩而害怕外出。除了出门打包餐食,他几乎闭门不出,连带地也把心门关上了。

朋友眼见洛曼越来越颓靡沮丧,而且母子俩的健康都需要他人关注,于是在2014年8月将个案提报给慈济。提报的隔天,慈济居家医护服务(Tzu Chi Home Care Services)团队就上门关怀。

SG20140804 MEA ZAP 002
当初因家庭经济拮据,哈蜜妲中风出院不久后不再复诊,错过了物理复健的黄金时期,偏瘫在床十四年,吃喝擦澡都要仰赖幺儿洛曼。(摄 / 张爱萍)

SG20140804 MEA ZAP 009
接到个案提报的隔天,慈济居家医护服务的团队就上门关怀。在哈蜜妲的病床旁,林文豪医师耐心地倾听洛曼的困扰和心声。(摄 / 张爱萍)

医疗慈善双管齐下 安身也安心

“第一眼看到我们时,我们还没开口,他们就流泪了。”护士林美玉忘不了初次家访时,洛曼母子如遇贵人的眼神,也忘不了其居家环境的脏乱阴暗。她暗下决心,要尽力襄助。

哈蜜妲说马来语,语音有点含糊,常常要靠洛曼从旁“翻译”。林文豪医师诊断哈蜜妲为营养不良、身体水肿和血压高。除了提供降血压的药物,慈济也补助蛋白粉和营养奶,以调养哈蜜妲的体质。

病床早已陈旧,床架断裂处只用布条捆绑,凑合着使用。由于长年躺卧,吃睡擦澡都在床上,哈蜜妲身上满是斑斑点点的污垢,而洛曼自两三年前伤及腰部后,就无力把母亲抱离病床,更遑论为她彻底清理身体。

为了减轻洛曼的负荷,同时改善哈蜜妲的居住条件,医护团队送来了自控式的电动床。换上全新的床铺后,哈蜜妲笑得合不拢嘴,因为她终于可以手控操作,随时调整电动床以便坐卧起来,视界也不再局限于天花板了。

医护团队还给了哈蜜妲一个惊喜——帮她洗澡和理发。林美玉和三名志工挤在闷热的斗室里,合力洗刷了两个小时,虽然自己大汗淋漓,但看着洗澡水变脏,皮肤的陈垢变淡,大家都很有满足感。“她感觉清洁,我也感觉清洁啊!”林美玉认真地说:“若要健康就一定要保持整洁,不整洁怎么健康起来?”

此外,另一个回教慈善团体也伸出援手,协助清理居家环境,让他们有一个利于休养的安身之所。

SG20141027 MEA ZAP 004
为了减轻洛曼的负荷,同时改善哈蜜妲的居住条件,医护团队送来了自控式的电动床,哈蜜妲卧坐在新床上,笑得合不拢嘴!(摄 / 张爱萍)

SG20141027 MEA ZAP 001
在医护人员的扶持和支撑下,哈蜜妲第一次重新坐起身,足足坚持了五分钟,让洛曼当场激动得掉泪。(摄 / 张爱萍)

为母自强激励幺儿 勇敢开心门

当初因家庭经济拮据,哈蜜妲中风出院不久后不再复诊,错过了物理复健的黄金时期。尽管她偏瘫十多年,慈济医护团队并没有放弃,而是积极提出物理复健方案,循序渐进地引导她锻炼手部、腰椎的力量,以及身体的平衡力,好让她能进一步达到自立。

每周两次的物理复健疗程维持了半个月,然后调整为每周一次。除了物理治疗师的调整,更仰赖哈蜜妲自身的努力。每当医护人员询问:“您有每天练习吗?”哈蜜妲总是用力点头,眼里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10月27日,在四名医护人员的扶持和支撑下,哈蜜妲第一次重新坐起身,足足坚持了五分钟。洛曼当场激动得掉泪。“很高兴和骄傲,妈妈可以靠自己坐起来了!”

眼看母亲一天天恢复活力,可以坐起身,用原本无力的右手来抓取食物和饮水,无需旁人一口一口喂食,洛曼反思身为儿子的自己,是否也应该努力克服健康、工作和婚姻中的种种考验?

对医护团队而言,洛曼的身心健康同样不能落下,尤其三高和白内障都要及早治疗。慈济人医会的验光师蔡珅玲为他配了一副眼镜,医护团队把握家访的机会,对他嘘寒问暖,以正向的话语来开导他。朋友也鼓励洛曼要振作起来,才能把母亲照顾好。

劝说五个月后,洛曼终于鼓起勇气,在医疗志工张爱萍的陪同下踏出家门,到组屋楼下的综合诊所去看诊。但这段不到五分钟的路途,已不再是洛曼止步不前的禁区。他被转介到医院去治疗,并和母亲搬回兄长家同住。

洛曼脚步蹒跚,走不到几步就气喘吁吁。为了减重,他注意饮食,还经常和社区的邻人一起踢藤球,在两个月内减了七公斤,身上变得轻盈,内心也更踏实了。他期待着将来能用轮椅带着母亲带户外散步。洛曼说:“如果连妈妈都可以做得到,而还能走还能动的我,应该能做得更好。”

SG20150408 MEA CRJ 041
物理治疗师维诺(Vinoth)为哈蜜妲进行复健,也鼓励她要常常练习,锻炼肌力和平衡力。(摄 / 陈柔洁)

SG20150408 MEA CRJ 038
医护团队非常关注洛曼的健康状况,除了定期测量血压,也鼓励他及早到医院检查和求诊。在志工的陪伴下,自我封闭了半年的洛曼,终于走出家门求医,并重新振作起来。(摄 / 陈柔洁)

集众人爱肤慰病苦 互助现长情

母子俩搬家后,慈济医护团队依然风雨不改地探访和往诊。如今,照顾母亲仍是洛曼的生活重心,他视之为人子本分和生命的试炼,只是独力承担的十多年来,他从没想过有一天,竟会有人相伴同行。

“一开始我也质疑,因为慈济是佛教团体,我也担心慈济来帮助我们是否有什么目的?” 之前自我封闭的大半年里,洛曼倍感孤单无助,几乎濒临自弃。“但几次家访后,我就感受到医护团队的真诚,超越了宗教和肤色,让我很感动。”

洛曼形容这份不离不弃的陪伴 “超越了家人”,对他们意义重大,并希望其他有需要的家庭,都能得到慈济的往诊服务,感受到爱与希望。“我真的很珍惜和感激为我们付出的医护,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都愿意付出一分力量。”

洛曼的振作,让医护团队看在眼里,欣慰在心里。期待有一天洛曼能顺利重返职场的林美玉说:“多鼓励一个人出来,就不会落在社会的后头。”

这天,张爱萍带来了彩色笔和纸,想让哈蜜妲藉由有趣的绘画,锻炼手部的精细动作。红黄蓝绿,59岁的哈蜜妲认真挥洒色彩,快乐得像稚子。洛曼帮母亲代言:“妈妈说她爱你们!”

太阳升起,白云朵朵飘,白纸被填满了,一如哈蜜妲如今坐起来就能看到的窗外世界,天高晴好。

SG20150408 MEA CRJ 013
侍母至孝的洛曼,独力照护母亲十四年而毫无怨言。他期待终有一天能用轮椅带着母亲带户外散步,重见蓝天绿地。(摄 / 陈柔洁)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