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Instagram YouTube Contact | en tzu chi searc
医疗

切除包袱 希望在独鲁万

2015年10月22至24日的独鲁万大型慈济义诊,慈济人医会在东维萨亚斯区医院进行眼科手术以及大型手术。后两天的大型手术包括疝气、肿瘤等摘除手术,六位来自新加坡及菲律宾人医会医师,还有医院的五位医生联手合作,帮助独鲁万病患切除过去多年的“包袱”,重拾信心。


PH20151023 MEC WJX 088
“如果不是慈济,我们什么都没有。有慈济帮忙,真的是我们的福气。”谈起两年前海燕风灾的情景,盖布里尔的太太(右)双眼泛红。风灾之后,在义诊中重遇慈济人的盖布里尔一家,很感恩慈济人让只有两岁的儿子马修进行疝气去除手术。 摄 / 王俊璇

“如果不是慈济,我们什么都没有。有慈济帮忙,真的是我们的福气。”谈起两年前海燕风灾的情景,盖布里尔的太太双眼泛红。风灾之后,在义诊中重遇慈济人的盖布里尔(Gabriel)一家,很感恩慈济人让只有两岁的儿子马修(Matthew)进行疝气去除手术,让他可以不再因为痛而哭泣。

东维萨亚斯区医院(EVRMC)把四间手术室其中的三间让出给慈济作眼科及大型手术的义诊。手术室虽然看似简陋,然而所使用的却是先进器材。

走过医院的长廊,左边是手术房入口,而右边则是让病患在手术前或手术后休息的病房。医院在海燕风灾期间受重创,很多病房尚在修建中。病房不足,一些病床只能摆在病房之间的长廊。一眼望去,有的病患无奈地躺着,有的只能坐在椅子上。最明显的,就是罹患“甲状腺机能亢进”的病患颈项上的囊肿(俗称大颈包)。

“甲状腺机能亢进在义诊是很常见的,它无痛,也不会带来不便,加上手术费用昂贵,因此很多人都会选择忽略它。”曾经在菲律宾参与无数次义诊的马尼拉人医会医师丹特(Dante Mercado) 表示,若不趁早去除,将来可能会影响心脏,更会影响新陈代谢,进而造成手术无法进行。“若是在马尼拉等大城市,通常在还没有肿大前就已经去除。但是此次义诊中常见到的是十多年的病患,不是本地医疗设施不够,多数是因为费用高昂。”丹特医师说。

手术后 不再害怕人群

48岁的洁丝琳(Jacilyn)在颈项包裹着围巾,半遮半掩下还是看得出非常肿大的脖子。此次义诊中,像洁丝琳这样“甲状腺机能亢进”病患有好几人,有些已经肿到将近两个拳头大。

“没有痛也没甚么不方便,但是别人会用异样眼光看我。”洁丝琳说。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她十五年,就连孩子也受影响。洁丝琳的孩子在学校被欺负,被人取笑母亲的脖子大,最小的孩子因此跟人家打架。“从学校回来,我问他怎么了?说跟同学打架,因为同学笑妈妈。”洁丝琳心疼地说。

洁丝琳从朋友那里听说慈济要办义诊,由于孩子患有哮喘,于是她带着孩子求诊,无意中发现这次义诊也有甲状腺肿大摘除手术。“真的感到很兴奋,终于可以把大颈包去掉! ”洁丝琳雀跃地说。

动完手术后,虽然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但是洁丝琳心中满是欢喜,露出灿烂的笑容。一次义诊的因缘解除了她十五年的痛苦,改变了样貌也转变了人生,在未来将更有信心面对人群。

遇仁医 除烦恼起信心

昂贵的医疗费用不只是让一些低收入家庭无法负担,海燕风灾之后,很多中产阶级亦无法负担。

在一所本地大学担任统计师的蒂奥丝(Diosdada)月薪大约九千比索,比起一般病患的月薪高许多。然而海燕风灾之后,她的屋子全毁。为了重建家园,她只好借贷高达三十万比索。每个月缴了欠款、所得税等,净收入只剩下三千比索。原本生活尚过得去的她,经历一场风灾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58岁的蒂奥丝患有甲状腺问题长达六年。虽然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不适,然而她却担心它会越来越大,到无法治疗的地步。曾经有想过动手术的她,除了手术费用的问题,也因为朋友动了甲状腺肿大摘除手术后,无法言语,让她对当地的医疗团队失去信心。

朋友向蒂奥丝提起,前一天到慈济义诊动完白内障手术后重见光明,让蒂奥丝燃起一线希望,在先生的陪同下求诊。“如果不是这次的义诊,我一定提不起勇气接受手术。我真的很感恩慈济。”手术后,还可以说话的她表示,很庆幸可以遇到仁医,让她手术成功,心中无比欢喜。

再续缘 启发爱增福缘

此次义诊分为大型手术科、小型手术科,分别在东维萨亚斯区医院与礼智兴华中学进行。大型手术的对象包括了甲状腺机能亢进、疝气、尿道膀胱结石等患者。病患当中年龄最小的是两岁的马修。当海燕风灾侵蚀独鲁万市时,马修只有四个月大。当年与妻儿失联的盖布里尔把马修放在保丽龙盒子里,再逃到屋顶。过了将近十个小时,父子才得救,并与妻儿重逢。

海燕风灾后,面对政府即将弃城的决定,盖布里尔一家的内心彷佛失去了依靠。无法再骑三轮车谋生的盖布里尔,只能无语问苍天。慈济人的出现,带动“以工代赈”(注),让他们重新振作,投入重建家园的工作。慈济带给他们的不只是钱财的补助,更是一份希望。

逃过一劫的马修在父亲的心里显得格外珍贵,当发现马修患有疝气时,父亲难免更加心疼。手术费高达五万比索,扣除了医疗健保还需付两万五。这对于一名月薪最高只有九千比索的三轮车夫而言,必须不吃不喝三个月才可以支付手术费。家里尚有太太和三个孩子的他,无法负担手术费,只好选择放弃治疗。

听见广播宣导慈济义诊,盖布里尔的心中再次燃起希望。做了一系列检测,确定孩子可以接受手术后,他的内心充满喜悦。手术结束后,盖布里尔忍不住流下了感动和心疼的泪水。“若是没有慈济,我们也不晓得怎么样。”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可以成为你们的一份子,为更多需要的人付出。”夫妻俩相视而笑,虽然现在双方都有工作而无法正式投入志工行列,然而一家人还是一直坚持每天投竹筒,发放的时候就会交给当地慈济人。两人充满热忱的眼神,让人为之动容。

负责疝气手术的慈济人医会医师刘俊豪看到很多病患的疝气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很多都是累积多年的病,有一些虽然临时来求医,但只要他们是合适的人选,我们都尽量帮他们动手术,不然就需要等到下一次的义诊。”这是他第五次参与海外义诊,虽然要安排出宝贵的时间,但看到病患欢喜的脸,他还是觉得很值得。

每一位走进义诊场地的病患,内心都抱着一丝希望,期盼找回健康,找回正常的生活。最终,他们得以切除了过去累积的“包袱”,也找回自信的人生。看着每位病患散发笑容走出病房,相信就是医师付出后最大的回馈。

注:继2009年凯萨娜台风过后,慈济志工在菲律宾马利仅那市启动“以工代赈”,让受灾乡亲靠着自己的力量清扫家园;而当2013年海燕台风重创菲律宾时,尤其是独鲁万市已经被联合国视为废城,唯有慈济志工往里面走,继续引用当年成功的”以工赈灾”经验,帮助独鲁万灾民重建家园。

正当大家对于要给多少代赈金,讨论不出一个结论时,证严法师提醒:“不要将这当做是一份工资,这应该是一份补助。”

慈济志工有感于灾后的物资上涨严重,于是将代赈金提高到五百元菲币,比基本薪资多上两倍,原本以为第一天会有几千位灾民来一起清理灾区;然而因为乡亲们都不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当天一早只来了三、四十位,在慈济志工再次详细说明下,大家回去呼朋引伴后也只来了六百多人。等到下午大家领着五百元回家时,乡亲发现慈济志工真的给每位参与以工代赈的人五百元菲币,隔天开始就有上千人加入以工代赈,而且人数一天比一天多,19天下来,累积人数超过30万人次。

PH20151024 MEA HSY 040
东维萨亚斯区医院在海燕风灾期间受重创,很多病房尚在修建中。病房不足,一些病床只能摆在病房之间的长廊。一眼望去,有的病患无奈地躺着,有的只能坐在椅子上。最明显的,就是罹患“甲状腺机能亢进”的病患颈项上的囊肿。 摄 / 黄瓋莹

PH20151024 MEA HSY 043
菲律宾与新加坡的医师善用医院的黑板来更新病患的资料与进展。 摄 / 黄瓋莹

PH20151023 MEC WJX 027
慈济的“以工代赈”恢复了盖布里尔(右)的生活。两岁儿子马修(左)的疝气成功摘除,这次义诊再度燃起盖布里尔的希望。 摄 / 王俊璇

PH20151024 MEA HSY 164
“甲状腺机能亢进在义诊是很常见的,它无痛,也不会带来不便,加上手术费用昂贵,因此很多人都会选择忽略它。”曾经在菲律宾参与无数次义诊的马尼拉人医会医师丹特(中)说。 摄 / 黄瓋莹

PH20151024 MEA HSY 035
48岁的洁丝琳(中)患有“甲状腺机能亢进”,困扰她十五年,就连儿子也受到波及。洁丝琳的孩子在学校被欺负,说他的妈妈脖子很大,最小的孩子因此跟人家打架。 摄 / 黄瓋莹

PH20151024 MEA HSY 028
58岁的蒂奥丝(左)患有甲状腺问题长达六年,朋友的经历鼓舞了她,在丈夫(右)的陪同下,过来看诊,成功摘除“大颈包”。 摄 / 黄瓋莹

IMG 7506
这一次是负责疝气手术的刘俊豪医师第五次参与海外义诊,虽然要安排出宝贵的时间,但看到病患欢喜的脸,他还是觉得很值得。 摄 / 王玲凤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