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 16th

慈济新闻 新闻焦点 2017 新闻焦点 备忘录签署 把牙医带到病床边

备忘录签署 把牙医带到病床边

E-mail 打印

2017年6月24日,慈济首次在李亚妹安老院进行牙科往诊服务,同日与安老院代表签署合作备忘录,正式确立为院友提供一年的常月牙科往诊服务。

慈济基金会(新加坡)执行长刘瑞士(左二)和安老院负责人邓文华(右二)代表签署一年的牙科往诊服务备忘录。【摄/ 蔡诗秀】慈济基金会(新加坡)执行长刘瑞士(左二)和安老院负责人邓文华(右二)代表签署一年的牙科往诊服务备忘录。【摄/ 蔡诗秀】



青葱的树木和翠绿的草地旁,安老院窗户打开着,空气自然地流通。午时稍有闷热,行动自如的长者便起身走动和聊天,也有的长者躺卧在床,电风扇嗡嗡地转……这里就是坐落在汤申路一角的李亚妹安老院,朴实的建筑依然保有淡淡的甘榜风情,彷佛和外界繁忙的都市生活全然隔离了。

6月24日,慈济人医会牙科团队来到了李亚妹安老院,首次为安老院院友提供牙科往诊服务,合作备忘录也于同日签署。这也是继仁慈医院和其属下的疗养院后,慈济提供牙科往诊服务的另一家安老院。

草地上一排排的晒衣架旁,有长者在晾衣服;草地旁两间小小的活动室,传来了搬动桌椅和工具的声音——慈济志工正在分工合作布置场地、排列桌椅以及挂上活动主题布条。一场简单的备忘录签署仪式,由慈济基金会(新加坡)执行长刘瑞士和安老院负责人邓文华代表签署,正式确立慈济为李亚妹安老院提供一年的常月牙科往诊服务。

志工分工合作,排列桌椅、悬挂主题布条和布置场地,也在一角准备了茶水和点心。【摄/ 连雅慧】志工分工合作,排列桌椅、悬挂主题布条和布置场地,也在一角准备了茶水和点心。【摄/ 连雅慧】

◎ 爱心延续 牵起另一份缘

2016年11月,经新加坡卫生部属下的护联中心(Agency for Integrated Care, AIC)引荐,慈济获知李亚妹安老院对于牙科往诊服务的需求。

根据统计,李亚妹安老院共有110名年长者居住。多数院友患有一些疾病如糖尿病、精神疾病、心脏病和老人痴呆症等。接近半数院友行动不便,一些甚至只能卧病在床,依赖鼻胃管进食。对于无法自理的院友,安老院员工只能每天为他们清洗口腔两至四次,以保持口腔卫生,然而有些精神状况不佳的院友或会拒绝清洗,久而久之就会影响牙龈和牙齿健康。

尽管安老院有医生和护士关注他们的健康情况,却无法提供牙科治疗。因此,如果长者需要牙科治疗,只能要求家属付费,让院方安排救护车把他们送到医院或牙科诊所。但是,部分院友家属无法承担费用,有些甚至没有家人,加上人力安排吃紧,对于安老院而言是一大挑战。

备忘录签署的见证人邓金源表示:“这三、四年来,我们尝试寻找慈善团体提供牙科往诊服务,然而还是无法找到。”听闻慈济愿意支援,邓金源很开心,这无疑为院友带来很大的方便。

◎ 用爱付出 肤慰每一颗心

签署合作备忘录后,此项目协调邓国荣牙医师向医护团队介绍场地和牙科器材,并讲解院友数据卡的填写详情。他也叮咛大家和院友互动时的礼仪和可能面对的挑战,“许多长者行动不便,或者有个别的病况,请用心照顾个别院友”。

第一名接受牙科治疗的长者已经高龄九十余,仰赖鼻胃管将食物输入体内,也无法与人有效地沟通。他的牙齿都几乎掉光,只留下几个尖尖的牙根,容易把嘴唇咬破。几名医师沟通后,决定先取出两颗残留的牙根。由于长者不愿张开口,过程费心又费时。

曾经是澳洲慈青的杨国晟医师,认为和长者互动需要更多的耐心:“部分长者或失智长者,不能配合医师的指示,只好慢慢引导。相较于一般比较年轻的院友,在这里需要花更多心力和长者说话,先安抚他们的心。”

隔天就是开斋节,身为回教徒的沙姆苏丁牙医师(右三)依然把握因缘付出。【摄/ 连雅慧】隔天就是开斋节,身为回教徒的沙姆苏丁牙医师(右三)依然把握因缘付出。【摄/ 连雅慧】

“他们真的需要很多的关爱……”沙姆苏丁是邓国荣牙医师的同窗。尽管往诊隔天就是开斋节,然而身为回教徒的他依然把握因缘来付出。

面对一些不愿张开口的院友,经验丰富的他像哄小孩一样哄着他们,再快速地把牙齿拔出来。接着,他细心地为他们一针一针缝合伤口。“这里的院友都很年长,加上患有其他疾病,拔牙后一定要缝针,才不会让伤口一直流血。若是靠咬着纱布止血,说不定他们会把纱布吞进去。”

看到多数年长者卧病在床,对人有防备之心,这让沙姆苏丁感到心疼。他为长者治疗的同时,也与他们良好互动,让他们感受到爱而愿意张开口接受治疗。沙姆苏丁为院友治疗之余,亦不忘让年轻医师尝试治疗,并在旁给予指导。“希望有更多年轻牙医师加入,往诊也是一个很好的平台,让他们学习。”他期许医师除了学习医疗技巧,也学习对年长者付出关爱。

◎ 善念启发 学习付出爱心

“轮到我了吗?”每当有院友出口询问,在旁的志工就开始发挥良能,与院友聊天,聊聊生活起居,聊聊从前的工作,很快地医师就过来看诊了。

新进志工梁家文一早就到来,积极地参与清理工作。初次接触长者,他谨慎地从旁协助,却不太敢上前搭话。参与几次环保和一次拜访安老院的活动后,梁家文看到志工和长者暖心的互动,医师也能按照长者的需要进行不同的牙科治疗,还悉心关怀他们。懂得说福建话的他,希望下次能和长者有更多的互动,并抽空参与其他慈济活动。

医护团队将便携式仪器带到院友面前,并依据院友的身体状况,安排他们以最舒服的躺卧或坐姿来进行治疗。【摄/ 连雅慧】医护团队将便携式仪器带到院友面前,并依据院友的身体状况,安排他们以最舒服的躺卧或坐姿来进行治疗。【摄/ 连雅慧】

慈济志工是牙科往诊服务的润滑剂,在医护团队忙碌时负责安抚和陪伴院友。临别前,医护团队与志工向院友挥手道别,约定下个月再相聚。【摄/ 连雅慧】慈济志工是牙科往诊服务的润滑剂,在医护团队忙碌时负责安抚和陪伴院友。临别前,医护团队与志工向院友挥手道别,约定下个月再相聚。【摄/ 连雅慧】

护联中心(AIC)代表龚迎虹看到慈济团队的付出,让她印象深刻。“新加坡有半数的疗养院或安老院都没有牙科服务。虽然一些团体提供免费牙科服务,但是院友必须亲自来到诊所接受治疗。”这对于疗养院或安老院的员工来说还是一大挑战,毕竟行动不便者占大多数。

慈济人“走到最前,做到最后”的精神,从准备医疗器材、餐食到排除万难来到病榻前为长者治疗,确实让她很感动,因为这大大地减轻安老院员工的负担。龚迎虹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慈济人医会可以到更多疗养院或安老院提供牙科往诊服务,造福更多院友。

李亚妹安老院是由一位前护士李亚妹于1973年创办。看到一些无依无靠的老人家没人照顾,起于一念悲心,李亚妹便拿出毕生积蓄创办了这间安老院。安老院随着李亚妹1992年过世后交给儿子邓文华和邓文德接手,但目前主要由孙子邓金源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