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9th

慈济新闻 新闻焦点 2017 新闻焦点 骆明水: 这个年纪还能动, 是一种幸福!

骆明水: 这个年纪还能动, 是一种幸福!

E-mail 打印

骆明水,一位八十岁高龄的志工。他形容自己人生前半段犹如一艘没有方向的船,因缘巧合加入慈济的他,深深体会“做中学,学中觉,觉中悟”。

做中学,学中觉。高龄八十的骆明水在当志工的过程中不断学习,从中去除我执。做中学,学中觉。高龄八十的骆明水在当志工的过程中不断学习,从中去除我执。



“我是骆明水,今年八十岁。我很荣幸获得这个奖。我很感恩慈济给予我机会去帮助有需要的人……”

这句得奖感言出现在2017年度“仁心奖”(Healthcare Humanity Awards)的活动简介手册上。4月25日这天,脸上有着星星点点老人斑的骆明水,西装笔挺地一步一步踏上颁奖舞台,从卫生部兼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手中领取第十四届“仁心奖”义工奖。

“仁心奖”去年特别增设中长期护理、义工和看护者奖。这年,骆明水是其中一名“仁心奖”义工奖获奖者,他还将奖金全数捐给慈济基金会(新加坡)。仁心奖”去年特别增设中长期护理、义工和看护者奖。今年,骆明水是其中一名“仁心奖”义工奖获奖者,他还将奖金全数捐给慈济基金会(新加坡)。

慈济志工骆明水形容自己的人生前半段犹如一艘没有目标和方向的船。访谈中,他轻轻哼唱慈济歌曲《生生世世在菩提中》的其中一段“人生茫茫,浮沉无际大海中……”

出生于马来西亚的骆明水,12岁就来到新加坡当一名办公室杂工(Office boy),处理一般行政事务;16岁当小贩;20岁考取了巴士执照,当起了巴士司机。68岁前退休的他,是一名德士司机。

退休后的他去报读中医课程,由于没有符合入学要求的相关学历,中医课程只能算是旁听,并不能获取中医文凭。于是,他只好放弃当中医的念头,转而学习推拿,当一名推拿师。中医推拿种类繁多 ── 半身推拿、指压、油压、小儿推拿等,三年内他获取了十几张推拿证书。

随着年龄的增长,体例消耗量大的推拿工作开始让他力不从心。于是,他萌生了投入药材批发的念头,而去报读中药课程。在上课时,他因缘际会下认识慈济,从此成了慈济志工。骆明水在考取新加坡中药学院大专毕业证书后就在佛教慈济义诊中心当义务中药师。世事难料,没想到当初的念头,却成为他往后走向社区、服务人群的开始。

每逢星期一和四下午,他都“隐身”在义诊中心的中药柜台,从检查药袋与药单病患的姓名和身份证号一致、服药的天数与次数,再检查药单与药罐的药名无误,每一个步骤都是作为中药师配药前遵守的程序。

骆明水根据医师的药单配药。骆明水根据医师的药单配药。

初来义诊中心付出的骆明水,面对他不熟悉的电脑和中药包装机器,无疑是个挑战。尽管如此,总是满脸笑容的骆明水说:“只要抱着‘甘愿做,欢喜受’的念头,就不难。”庆幸地,学习过程中一直都获得其他志工的教导与协助。

认识骆明水十多年的慈济中药师林梓霖透露,由于中药按照首字的拼音字母排列,例如佛手(汉语拼音:fo shou),排在“F”行列。没有学过汉语拼音的骆明水,却凭着自己努力和毅力,学会了汉语拼音。骆明水谦虚地表示,遇到不懂的就问,长久积累地学习,慢慢就会了。

无论是操作中药包装机器或根据汉语拼音排列的中药,骆明水都靠自己的毅力学习。学习过程中,他不忘感谢慈济志工给予的教导与协助。无论是操作中药包装机器或根据汉语拼音排列的中药,骆明水都靠自己的毅力学习。学习过程中,他不忘感谢慈济志工给予的教导与协助。

骆明水除了每周两次在义诊中心当中药师,在慈济日间康复中心也能看到其身影。

在日间康复中心主要是当物理治疗师维诺(Vinoth)的“小帮手”,协助搀扶患有中风、帕金森或一些行动不便的患者进行物理治疗。

在义诊中心或日间康复中心,常可看见骆明水搀扶患者的景象。在义诊中心或日间康复中心,常可看见骆明水搀扶患者的景象。

尽管年事已高,搀扶病人需要力气,他笑着回答:“喜欢就有力!”对于这名好帮手,维诺透露,无论吩咐他做任何事,他只有一句简单的话“anything can”,而且不曾抱怨累或嫌自己走路慢等。

无论物理治疗师维诺吩咐骆明水做任何事,他只有一句简单的话“anything can”(没问题)。无论物理治疗师维诺吩咐骆明水做任何事,他只有一句简单的话“anything can”(没问题)。

‘Sudah makan? Tidur bagus?’(吃饱了吗?睡得好吗?)懂马来语的骆明水,遇到巫裔患者,就以简单的马来语与他们沟通。而不谙英语的他起初是以肢体语言与维诺沟通,为了方便与印裔物理治疗师沟通,他报名学习英语。学习期间,遇到不会的英文词语,就利用手机翻译应用程序,逐字翻译,学习新词语。目前的他已经能以基本的英语与维诺沟通。

骆明水也亲身参与访视,提及访视经历,他内心充满感激,侃侃而谈自己从访视中收获的感动。他坦承一开始接触患者时是害怕的,可是当看到医师不畏惧患者身上发出的恶臭味,放下专业的身段,给予治疗与肤慰的那一刻,他从医师的身教中,感受到正能量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当被问到现在面对患者,是否依然如当初的不知所措或感到恐惧?他的回答是:“不怕了!人生就是这样,今天是他辛苦,也许明天是我,所以要见苦知福。”

“世间所有一切都息息相关,人也好,动物也好,我们欠这个世界很多,连万物、空气都欠。”如果可以,骆明水要为这个世界付出那么一点的力气,直到生命的终止。“我要做到不会走为止。”骆明水表达感谢的方式,就是继续为其他有需要的人付出。

今年与骆明水同时获得“仁心奖”肯定的,还有97人。“仁心奖”由国立健保集团、新加坡保健集团、新加坡医药协会、新加坡护士协会和新加坡报业控股联合设立的英勇基金(The Courage Fund)颁发,每年奖励表现出众的医疗人员。陈庆炎总统和卫生部兼环境及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受邀出席颁奖礼。

自沙斯(SARS)事件后,英勇基金托管委员会从基金拨款,2004年起每年颁发“仁心奖”,表扬坚守工作岗位的模范医护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