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 20th

慈济新闻 新闻焦点 2012 新闻焦点 牵手走过 《雨露》甘霖洒大马

牵手走过 《雨露》甘霖洒大马

E-mail 打印
tw20120920_001

三十多年前,一对怀抱着梦想和希望、从台湾到马来西亚打拚的夫妻,他们在一个文化、语言完全不同的陌生国度里,工作上的竞争、文化上的适应、夫妻之间的相处、亲子之间的冲突,都在在考验着他们如何一起牵手走过……




图:年轻的铭达(济雨)与淑霞(慈露)相识于南阳街的重考班。(剧照提供:慈济人文志业中心)



tw20120920_002
金生的妈妈要离开马来西亚回中国,与金生告别。(剧照提供:慈济人文志业中心)
tw20120920_003
铭达(济雨)和其他同业在工厂等着布料做好,要赶紧送给客户看。(剧照提供:慈济人文志业中心)
tw20120920_004
除了异国的风土环境以及大马演员的新面孔之外,《雨露》也在主角承受创业的艰辛、以及夫妻与亲子关系的冲突上多有着墨。(剧照提供:慈济人文志业中心)
tw20120920_005
铭达(济雨)拿着自己做的访视海报到工厂与员工分享。(剧照提供:慈济人文志业中心)

横跨三国 串连异国小故事

“就像这部戏的剧名一样,以男女主角到马来西亚打拚的故事为主轴,以他们到各地访视的故事为串连,像‘雨露’一样滋润各地。”导演王也民表示,《雨露》串起了发生在马来西亚各地的感人小故事;因为是发生在异国,风土民情、自然环境全都和台湾不一样,一方面可以开阔观众的视野,另一方面也可以让观众了解,在世界上还有这么多我们可能想不到的地方,有这么一群人过着这样的生活。

制作人陈慧玲在筹备该剧之前,与编剧等人一起走访马六甲、吉隆坡、古晋、沙巴等地,亲身体会到每个地方的特色差异,包括贫富差距以及当地许多感人的小故事;尤其在沙巴的比打士,很难相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比打士的孩子们为了上学,必须自己背着妈妈准备的米和盐巴,千里迢迢的走山路去学校上课,还要借住在学校附近人家的屋子底下,每天就自己煮白饭拌盐巴吃。”饰演简淑霞(慈露)的方文琳,以一个做母亲的心情,看见当地的孩子这么辛苦上学,很是不舍;但是,他们生活环境单纯,每个人都很知足、快乐,“这一点令我很感动,也深刻体会到自己真的很幸福。”

陈慧玲表示,“许多收看大爱剧场的观众,在看到剧中人穿起制服做慈济的时候,常会觉得后面的剧情大概都差不多。原本我也很犹豫要不要放这些小故事;但是,我们一站一站的走下来,内心的震撼就如同铭达(济雨)夫妻在当地的感受一样。他们可以抛开种族的差异,将无私的爱遍洒在这片土地,最后把工厂变道场,让我深受感动。因此,在与监制庞宜安商量后决定在马六甲、吉隆坡、古晋、沙巴这四个地方,各选一个当地的小故事带进戏剧。“

这个决定,也开启了大爱剧场新的一页。《雨露》全剧有五分之四都在马来西亚拍摄,堪称是大爱剧场有史以来最具挑战性的一部戏。拍摄地点横跨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三国;拥有十三州的马国幅员辽阔,剧组靠着四轮传动车跋山涉水抵达偏远山区,或搭船到水上难民营,拍摄范围广达七州,将戏剧的视野拓展到地球村的每个角落。同时,这部戏也创下大爱台在国外拍摄时间长达三个月的新纪录。

大马演员新面孔

由于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当地人除了说华语、英文外,还有马来话、印度话等;剧组到这里拍戏,就和剧中人当年闯天下的过程一样艰难。

为了忠实呈现当时铭达(济雨)夫妻在异国环境中的努力,剧组决定除了台湾的两位主角外,清一色皆邀请当地演员参与演出;即便剧中有说华语的角色,但大马使用的词汇与语助词与台湾完全不一样,很难学得道地,因此还是得邀请当地演员来饰演。由于台湾较不熟悉大马演员,制作单位也在当地成立一个制片组,在半年内办了一场又一场的海选,才将近三十位主、次要角色敲定。

值得一提的是,许久不见的大马歌手阿牛也在剧中客串一角。剧组当初在与阿牛接洽时,充满爱心的阿牛一听是慈济大爱台的戏,二话不说便点头答应;但他的拍摄期有限,无法演出戏分较重的角色。制作人便大胆请求他饰演患有智能障碍的“金生”一角;虽然是客串,却有很大的自由发挥空间。起初制作人担心他是否能接受这类特殊角色,没想到他很快的一口答应,深深感受到他想尽一分心力的诚意。

除了阿牛之外,这次剧组也邀约了许多当地的知名演员演出,包括曾获大马最佳男主角与男配角的温绍平、双双获得及提名最佳男演员的陈沛兴和陈沛江兄弟、以及获得最佳女演员提名的黎艳琼等。

令人遗憾的是,剧中饰演裁缝组组长洪霞的大马演员谢雯惠,今年(2012年)8月4日因乳癌不幸病逝;她在拍摄过程中从未透露病情,十分敬业。她看起来那么健康美丽、笑容那样甜美,却这样忽然离开人世,带给剧组相当大的震惊与遗憾。

此外,剧组在进行前置作业时,才知道大马地区没有临时演员公司;后来听闻大马慈济志工很有表演天分,于是决定先试试从志工中遴选临演。出乎意料的是,试镜三天来了超过五百位志工,令人十分感动。

小小冲突创造诙谐

除了异国的风土环境以及大马演员的新面孔之外,《雨露》也在主角承受创业的艰辛、以及夫妻与亲子关系的冲突上多有着墨。

“师兄处理事情的态度和方法,是我想要学习的地方。”饰演铭达(济雨)的苏炳宪表示,铭达(济雨)初期在马来西亚开设工厂时,一方面要承受罢工、接不到订单的压力,又要安抚家人的心情,生性乐观开朗的他自己吞下不如意,从不表现在脸上;“这让我体会到,只要有智慧,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
《雨露》剧情温馨感人,有时穿插逗趣的情节。导演王也民表示,铭达(济雨)个性活泼风趣、淑霞(慈露)谨慎小心,两人经常在剧中发生小小的冲突,也因此产生了一些趣味。

“淑霞(慈露)从小家境富裕,她心地善良,会主动关怀身边弱势的人;不过,毕竟是千金小姐出身。为了表现出这个角色的特点,我设计她在户外的时候一定会撑阳伞;从年轻时在台湾,以及后来到了大马的初期,也都是出门阳伞不离身,很怕晒太阳。”王也民表示,直到她深入偏远的山林访视,感觉撑着阳伞很不方便,才慢慢改变习惯。“一个人的个性是不会因为她成为师姊就马上改变的,所以我希望让女主角从外在的习惯行为来展现。”

在当地人的内心里,铭达(济雨)夫妻与一般的外商没什么不同,都是来剥削廉价劳工的,等赚饱了钱就会离开。淑霞(慈露)自我反省,发现原来自己缺少了一种爱……她也发现在异国行善,不像在台湾那么容易。

其实,铭达(济雨)一开始事业心较重,无法了解淑霞(慈露)为什么如此投入志业。他在马来西亚有一群台商朋友,假日经常相约打高尔夫球、去餐厅吃饭;他认为,努力工作之余,其他时间就应该要好好享受人生,对淑霞(慈露)所投入慈济志业虽不反对,但也不会参与。直到有一天,淑霞(慈露)想出了一个妙法,让铭达(济雨)不知不觉的主动提出要参加他们的访视行程。

戏里戏外亲情流露

另一方面,淑霞(慈露)也面临着亲子关系的考验。两个女儿跟着父母从台湾来到马来西亚,却因为念书的关系,必须寄住在新加坡的亲戚家;当时女儿还小,正是最粘妈妈的时候。

“淑霞(慈露)放心不下女儿,每天下班后开两、三个小时的车,从马六甲到新加坡探望女儿,然后再开车回马六甲加班。”方文琳表示,自己的现实生活中也有两个女儿,很能体会淑霞(慈露)关心女儿的心情。
淑霞(慈露)的两个女儿后来寄住她妹妹淑美在美国的家,接受较为开放自由的美式教育;却没想到,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大女儿婷婷在生活及交友上出了一些状况,淑霞(慈露)赶紧飞到美国,将两个女儿带回马来西亚。

“我的个性和淑霞(慈露)有点像,对孩子比较严谨;不过,我也会有放松的时候。我想,做母亲的都一样,希望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能够陪在身边,除非是像淑霞(慈露)为了工作才不得已分开。”方文琳表示,亲子之间“爱难说出口”的感觉,对于东方人来说应该是很普遍的现象。婷婷对妈妈不能陪在身边、一见面又要管东管西是有些埋怨;直到淑霞(慈露)生病住院,婷婷才体会到生老病死的无常。她走到妈妈的病床前,知道自己过去对妈妈的态度不好,却不知道怎么表示;淑霞(慈露)也想努力修补亲子之间的冲突,也一样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在现实生活中,方文琳与两个女儿很亲,一向不愿离家太久,多年来推掉许多大陆戏剧邀约;此次接演《雨露》也经过相当的挣扎──想接演好戏,又不希望离家,心中天秤在拔河;最后戏瘾胜出,忍痛离开两个宝贝女儿。没想到,到马来西亚没多久就因思念女儿而频频掉泪;于是,女儿在三个月内两度飞去大马探班。她表示,“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台湾到外地拍戏,一开始我甚至不敢一个人睡旅馆。对我来说,这趟旅程是挑战、学习和成长。”

苏炳宪从小在异国长大,外地拍戏对他而言自然不是问题;他表示,由于剧组人员的辛劳,把演员们都安顿得很好,他觉得每天都像度假般轻松愉快。然而,这是他成家后第一次到外地拍戏,太太带着孩子来到吉隆坡探班,小别胜新婚;太太即将回台的那天,儿子天真的告诉大家,妈妈早上哭了三次。

苏炳宪表示,铭达(济雨)在剧中曾经说:“九分事业,一分志业。”但是,后来的他却是“一分事业,九分志业”。但是夫妻俩等孩子都大之后,不用再为生活操烦,便百分之百投入志业,相当令人感佩。

《雨露》在马来西亚的拍摄,不仅对来自台湾的男女主角及剧组人员来说是全新的体验,更可以让观众的视野大开,一探这迥异于台湾的异国风土民情,并随着《雨露》的脚步,一起观看铭达(济雨)夫妻如何爱洒南亚。

播出日期:2012/09/20~10/29
主要演员:苏炳宪、方文琳、兵欣婷、陈庆祥(阿牛)、黄缪怡、黎艳琼

 

资料来源:台湾慈济全球网
- 牵手走过 《雨露》甘霖洒大马




相关文章:
近期文章:
历史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