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 16th

2006-2016 新闻回顾 新闻焦点 2007 新闻焦点 「二话不说 一力承担」义诊的幕后推手—机动组

「二话不说 一力承担」义诊的幕后推手—机动组

E-mail 打印
ID20070307_MEA_CGC_005

机动组的师兄们,没有魁梧的体魄。却能扛起千斤重,靠的是团队内组队合心的精神。走在最前,做到最后,是他们的特色。看他们如何把本来骯脏杂乱,变成抢救生命的爱心场所,从如何在人力有限下,把重达几百公斤的精细眼科仪器,从一楼扛上二楼的义诊场所,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这一切只为了要在医护人员来到后,能顺顺利利,安安心心做去病拔苦的工作。




【摄影:陈国成】



ID20070309_MEA_LSF_016
眼科手术室光线不足,机动组师兄马上摇身变成电工,找来灯管衔接电线安装。【摄影:刘素方】
ID20070310_MEA_LSF_042
机动组师兄麻利的身手,不消五分钟就把一个功能完备的手术灯柱组合起来。【摄影:刘素方】
ID20070310_MEA_XZY_003
机动组组长黎辉田师兄在疝气手术医师--刘志明医师的要求下,设计了一款更亮,更大的手术灯(左)。【摄影:许振耀】
ID20070310_MEA_CRF_030
机动组的师兄们,没有魁梧的体魄。却能扛起千斤重,靠的是团队内组队合心的精神。【摄影:蔡荣福】
ID20070311_MEA_LSF_072
义诊结束后,机动组师兄与巴淡岛当地居民协力把重达几百公斤的精细眼科仪器,从二楼扛下一楼。【摄影:刘素方】

义诊前夕,眼科手术房里,两位师兄合力抬着空调器缓缓走来,只见他们熟练地从裤袋里取出螺丝起子,三两下就将空调器架设在墙上了。

两人又四处张望,检查灯光和风扇,这才又隐身在夜色里。

◎ 护法金刚举足轻重

曾经有人说:「办义诊,就像把整个医院都搬过来」。一夜之间把教室改装成牙科室,把学校布置成义诊场地,其规模和施工难度可想而知。由水电、木工等志工组成的义诊机动组,发挥小螺丝钉的角色,没有他们,义诊是无法如常运作的。

以师兄为主的机动组,人数不多,每次活动不超过15人。因为此次义诊分为两地进行,这一趟就全体总动员,共有25位参与。他们组成先遣部队,提前到义诊现场,确保水电供应设备、手术室内各种器材到位,运作流程的顺畅等。这些护法金刚,心细如丝,事无巨细,在义诊中起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 因地制宜的创意

手术台用的灯和灯架,就是机动组的集体创意。组长黎辉田师兄曾参与印尼雅加达的义诊,在参考他们的设计后,以「携带轻便、功能足够、组合容易、耐用耐磨」为前提,到处寻找能用的器材。

跑了几趟五金店和灯光设备店,机动组利用白钢水管、蛇管聚光灯,还特别请师傅烧焊制作底座,设计出一款既能悬挂手术灯,又能用来挂点滴瓶,一物二用的轻便平稳的灯柱。

「这灯从第二次义诊就开始使用,一共组装了20套呢!」机动组师兄麻利的身手,不消五分钟就把一个功能完备的手术灯柱组合起来。这回他们又在疝气手术医师--刘志明医师的要求下,设计了一款更亮,更大的手术灯。

刘医师说:「非常好!They are excellent!(他们太棒了)」

问辉田师兄有没有考虑申请专利。「申请专利?不用申请专利啦,谁需要都可以来学。」他倒是一心一意朝「如何达到更完备的医疗水准」的愿景来努力。

看他们如何把本来骯脏杂乱,变成抢救生命的爱心场所,从如何在人力有限下,把重达几百公斤的精细的眼科仪器,从一楼扛上二楼的义诊场所,如何在克难的情况下,完成一桩桩看起来好像不可能的任务。这一切只为了要在医护人员来到后,能顺顺利利,安安心心做去病拔苦的工作。

◎ 一肩挑起入世的担当

「抵达后先布置手术室,灯要够亮,方便大家行动,好像手术室和恢复室,通常都会很靠近,方便医生检查。还有眼科,候诊区也要通风,不可以太热,不然会影响体温。」

「以前都不知道什么叫看诊,什么叫外科,外科外科,以为是看皮肤的。以前我们真的不懂,还以为内科是伤风感冒…..」他们异口同声说:「一路做过来才知道。」

平日里颇腼腆的机动组师兄们,但只要谈到机动组,就眼睛发亮,神情轻松,对机动组的一切运作侃侃而谈。手术室里的木制手术床,据说是印尼小岛北干巴鲁(Pekan Baru)的志工亲手制作的。

「那时候我们去Pekan Baru义诊,需要手术床,有一个志工说他的父亲懂得制作,所以我们就请他帮忙。两父子依照设计草图一起制作。」

「因为印尼已经有大爱台了,他们知道我们要来做义诊,很兴奋,感动得流泪,他们要参加但没有因缘也没有管道,也不可能去台湾。七十岁的老人家二话不说,就帮忙制作了可以组装和拆卸的木制手术床。」说起当年事,辉田师兄可是记忆犹新哪!也许就因为茫茫人海中总有这些「二话不说」的菩萨们,才能一肩挑起入世的担当。

◎ 吃得多、坐得多、睡得少

机动组的师兄们,没有魁梧的体魄。却能扛起千斤重,靠的是团队内组队合心的精神。走在最前,做到最后,是他们的特色。就如陈国成师兄说:「先遣部队在义诊前几天,是吃得少,做得多,睡得少;义诊时是『吃得多、坐得多、睡得少。』」

何解焉?义诊前,先遣人员少,没有香积组,他们膳食自理,很多时候,因为与时间赛跑,清理脏乱不堪的场地和用来做手术的房间等,他们擦窗洗地,还要接水拉电,联络供应商,搭建帐棚,布置场地。等医疗器材的集装箱一到,他们就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物资卸下,搬到各科定点,布置手术室,医疗室等,确保每一组都有他们需要的东西。两天的筹备时间内,他们要完成的任务是在太多了。起早摸黑,每每要做到半夜才能回住宿处休息。

义诊时,他们得提早抵达现场,确保所有冷气机,水电供应正常操作,提早开冷气,让手术室降温。等大队来到,医护人员有个舒适的环境,开始一天的医疗。由于义诊病人众多,为了让病患得到及时的治疗,大医王们会尽力把当天的手术做完才离开,往往拖延到近半夜。机动组也要等他们离开后,做些维修工作,才关门离开,休息时已经是半夜三更了,所以还是睡得很少。

但义诊时,有香积组菩萨的爱心餐,所以,吃得很好。如果一切顺利,没有突发的跳电或停电,他们就比较有空,可以坐下来休息,所以是「坐得多」。

以此自侃,也以此自勉。他们模糊的面目、汗流浃背的身影,拥有同样一个足堪自豪的名字--「机动组」。




近期文章:
历史文章: